都市小说 > 我怎么成了贾元春 > 第七十八章自食恶果

第七十八章自食恶果

    沈小小迅速向自己拍了一张加强版隐身符,又拍了一张加强版轻身符,轻轻一用力就来到门口,朝躲在门后的萧珍珠一甩袖子,运用灵力将她轻轻扫到了园内自己刚刚呆过的地方。

    “啊~”

    萧珍珠扶着头,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这是哪里?我不是在门后吗?

    身后衣服的摩擦声传来,萧珍珠转身朝后看去。

    “不,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萧珍珠露出惊恐的表情,边说边后退,快速转身就跑了起来。

    看到身穿侍卫服眼冒精光的男子朝她走来,再蠢也知道事情不好了,她被当成贾元春!

    快跑,再跑快点,快点离开这里。萧珍珠在心狂喊。

    但是你再快又如何快过会武的成年男子呢?

    萧珍珠只觉得自己的后颈被人一把抓住,被人一提拉向后一扯,“砰”萧珍珠后背撞到男人结实的胸膛,落入男人的怀里。

    王小虎一手箍紧了萧珍珠的脖颈处,另一手拿了药丸一把塞进了萧珍珠的嘴里。

    萧珍珠挣扎着,瞪大的双眼中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呜呜~”被箍住的喉咙发不去声来。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我,不是我!你抓错人了。萧珍珠拼命地摇着头,想要说话。萧珍珠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跟过来。她双手用力的掰着王小虎箍着颈上的手臂。指甲在王小虎的手臂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的抓痕。

    王小虎毫不在意手上的伤痕,紧紧地抱住怀抱中的人儿,低头慢慢靠近萧珍珠的耳边说道:“对不起,等下如果留有命在,以后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谁要你负责,你放开我。萧珍珠在心里呐喊。

    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原本剧烈挣扎的动作也慢慢缓和了下来。

    王小虎知道是春药的药效发作了,他慢慢的松开了对萧珍珠禁锢。

    萧珍珠摸着自己的脸,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身上越来越热。

    “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我怎么这么热?”

    萧珍珠脑袋微微发着晕,只觉得身体太热了,手忍不住撕扯着衣领。

    远处一群人慢慢走近,领头的是一位穿着华服,看着有五十来岁的妇人。身边一侧站着的正是蒋嫔。身后还跟着一大群的太监和宫女们。

    此时人群已经越走越近,蒋嫔正指着极品茶花对房太妃说道:“看这花儿漂亮吧?臣妾没有欺骗娘娘吧!”

    “漂亮,太漂亮了。养出这么极品的茶花,这人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吧!”

    偷偷躲在一旁的林诗画看到贵人们都来了,赶紧回身去往门口贾元春处,好戏要开始了。

    这一边的王小虎耳朵一动,听到不远处有人往这边走动的声音,知道下一步要来了。

    虽有不忍,但是答应要做的事还是要完成的。

    王小虎一把扯过萧珍珠,把人往草丛中带,到了地方后一把将萧珍珠放倒在地,人也随之压了上去。王小虎随手就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精壮的满是肌肉的身体。

    “来,我知道你很热,乖,我帮你脱了衣服你就不热了。”

    王小虎快速的址开了萧珍珠的外套,一把就将之脱了下来盖在了萧珍珠的脸上。

    王小虎看着萧珍珠的内衣犹豫了片刻,听到越走越近的脚步声,一发狠一把扯了开去,露出了萧珍珠大红绣着精美图案的肚兜。

    看着不停扭动着的试图伸手想要拿开罩在头上衣服的萧珍珠,王小虎在心中说了声:对不起了。说完后,王小虎一口就亲上了萧珍珠的颈部,努力的在萧珍珠的颈部,锁骨处种草莓。

    “啊~~!”一声凄厉叫声响起。

    “是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又一声严厉的声音响起。

    “贵人请恕罪,奴婢实在是被吓到了。”林诗画惊魂未定的声音响起。

    “贵人,有人在那边行苟且之事。贵人还是不要过去了,免得污了你的眼睛。”

    “何人敢在这里行荒唐之事!来人还不派了人去查探。”

    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个太监快速跑了过来。

    此时王小虎已经坐起来,萧珍珠因为药效却一直像树袋熊一样抱着王小虎,紧贴着王小虎。头一直埋在王小虎的颈部,头上依旧还盖着衣服遮住了脸。

    王小虎见来了人,赶紧将萧珍珠的内衣拉了起来,更是将萧珍珠往怀里带着,想将萧珍珠藏得更深一点。

    两个太监守着两人,大批人马慢慢走了过了。

    房太妃领了蒋嫔走了过来,而林诗画就跟在两人身后。

    “呵呵~”房太妃发出了一声冷笑。

    “真是一出好戏,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娘娘容禀,卑职两人是真心相爱的,只是许久未见情不自禁,才越了界坏了规矩,还望娘娘能够高抬贵手,饶过卑职二人!”王小虎压着萧珍珠一起给妇人磕头认错。

    “哦!还知道坏了规矩,还没完全坏透。今天我心情不错,既然你郎有情妹有义的那就送你们出宫去做平头夫妻吧!不过既然坏了规矩当然是死罪可免活罪不能逃。来人将这宫女拖了下去重打三十大板,打完了后不可给药,直接给我仍出宫去。至于你吗?来人传我命令让禁卫军统领亲自来领人,回去后命人用军棍重打五十棍也给我仍岀宫去。至于接下来能不能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是。”太监宫女们领命,上前拖了一直挣扎不休的萧珍珠往旁边走去,在挣扎的过程中,萧珍珠头上的衣服脱落了下来,露出萧珍珠那满是潮红的小脸。

    “啊!”林诗画赶紧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怎么会这样,贾元春呢?

    过了不久,侍卫统领带了几个人来压走了王小虎,王小虎走之前还回头看了看被压在地上不停挣扎的萧珍珠,心里是满满的愧疚和不舍。是的,就这么可笑!这么短的时间里王小虎竟然喜欢上了萧珍珠。

    而刚才跑去取仗刑工具的太监也回来了。

    “真是晦气,不看了。你们几个好好的给打知道吗?本宫就先行回去了!”

    房太妃扶了边上太监的手臂,上了一直被四个太监抬着的靠椅回宫去了。

    蒋嫔当然也跟着房太妃身后一起回去了,只不过走之前看了林诗画一眼,看到脸色惨白的林诗画,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不是进行的很顺利吗?脸色这么难看,难道可怜那贾元春!毕竟还是太年轻,还留有妇人之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