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从杀猪开始修仙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仙缘盟约,京城废墟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仙缘盟约,京城废墟

    “嗯…”

    张奎眉头一皱,这家伙拦路作甚?

    称呼从“小子”变成了“道友”,果真如他所说,弱肉强食,毫不掩饰。

    对方神神秘秘,张奎也懒得乱猜,剑光一闪,身形呼啸而下。

    轰!

    脚下地面碎裂,烟尘四起。

    黑袍书生周围十米之内却是波澜不惊,盯着张奎,眼中红光一闪,嘴角抽了抽,“张道友这剑遁,倒是别致…”

    张奎大袖一挥,一边阔步前行,一边微笑着拱了拱手:“道友拦我做什么,莫非怕老张我赖账?”

    “那倒不是…”

    黑袍书生笑了笑,露出满嘴尖牙,“你已修到如此境界,就算我不提,也终究会自己去那阴间,何不与我等前行,共同照应。”

    张奎眼睛微眯,“你们?”

    黑袍书生微微一笑,“张道友请入座,吃些酒菜,此中因果,元某自会告知。”

    “原来道友姓元…”

    “却是疏忽,道号元黄。”

    落座后,黑袍书生元黄当即端起一杯青铜盏,“不想道友修行如此神速,元某甚是欢喜,请。”

    见张奎眼神古怪,元黄呵呵一笑,

    “元某可不是客套,道友越强越好,若轻易死了,我怕是还得再等数百年。”

    “请。”

    张奎也不扭捏,端起酒一饮而尽。

    黑袍书生是真心请吃酒,倒也没耍花招,弄些人心人肺什么的,菜是简单的河鱼、黄精,酒却底味极醇,和那澜江河伯送的一模一样。

    张奎放下酒杯后,平静地盯着黑袍书生元黄,“道友有话可以直说。”

    一个大乘境邪祟,在自己还弱小的时候又是让人传信找石棺盖,又是以至宝红莲业火相赠,说没大图谋是假的。

    张奎以前身不由己,也没工夫细想,今日正好弄个明白。

    元黄眼中血色红光一闪,

    “有些东西暂时不能说,去了阴间便知,不过却可讲一些,让道友心中有数。”

    “一千年前,我与几位道友在阴间发现了一样东西,关乎仙道机缘,因此发下血誓,共同进退。”

    “但仙缘岂是可以轻易获得,困难危机重重,当初六位道友如今只剩三人,而冥土石棺就是破局的关键。”

    “哦,原来如此。”

    张奎点了点头,面色不变。

    这帮人一定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要不也不会挂念上千年,还死了几个大乘境。

    不过看这家伙的样子,除非自己跟着到了阴间,否则绝不会轻易透露。

    接着,元黄端起酒杯笑得很玩味。

    “元某虽身在水府,但也只是暂作栖身之地而已,对妖族与人族的命运都不感兴趣,一心求仙。”

    “另两位道友也是如此,要不张道友以为灵教为何不找你麻烦?”

    张奎眼中精光一闪,

    “另一个道友身在灵教?”

    元黄呵呵一笑,没有承认。

    “张道友是要护佑人族,亦或剿灭禁地,都与我等无关,不过恕我直言,一切兴衰皆是虚妄,道友只要活得足够长,就明白了。”

    “哈哈,或许吧…”

    张奎随意打了个哈哈。

    片刻之后,张奎驾着剑光飞身而起,一边破风而行,一边看着手中的古怪玉质河螺。

    黑袍书生的意思他已明了,是提醒他好好合作,有一份天大的机缘就在阴间。

    手中这同声螺,则是种法器,如有急事,可以互相联络,过段时间会组织一场聚会。

    自己这算是混到邪祟中了?

    张奎脸色有些古怪,同时心中又有种明悟,对于那个毁灭的小镇百姓来说,黄眉僧他们何尝不是恐怖的邪祟。

    对于羸弱的人族来说,这些恐怖的邪祟禁地,当你足够厉害时,就会发现他们同样是蝇营狗苟,没什么了不起。

    恐惧来源于未知,知道了也就那样。

    “娘的,说到底,还是拳头硬才有道理可讲!”

    张奎冷哼一声,猛然加速。

    山峰之上,望着张奎剑光消失在天际,元黄脸上笑意渐渐收敛,把玩着酒杯皱眉嘀咕道:

    “这厮有古怪,一年是不是太长了…”

    突然,他眉头一皱,看向西侧群山方向,“有什么东西过去了…倒是藏的挺严实,算了,懒得理会。”

    话语刚落,人已消失不见。

    西侧荒野群山中。

    树影婆娑,夜鸦齐飞。

    阴风起卷,马蹄声阵阵,浓雾中,隐约能看到鬼马眼中的幽火、斑驳的青铜战车,如缩地般穿过群山,向着京城方向而去…

    …………

    “阿娘,这是我刚抓的田鼠!”

    灰头土脸的少年一手捏着一只老鼠,兴奋地冲进窝棚里,献宝似得举起喊道。

    干瘦的妇人顿时面色大变,厉声喝道:“你偷跑下山了!”

    少年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道:

    “就在旁边,都没什么人…”

    “闭嘴!”

    妇人气得脸色发青,“刘大人刚刚说过,那边要闹邪祟,你不要命了!”

    “阿娘你半夜饿的肚疼,我…”

    少年低着头,顿觉心里委屈,眼泪滴吧滴吧往下落。

    妇人嘴唇哆嗦,勉强挤出个笑容,“行了,娘亲知道罗宝孝顺,记得再也别去了,娘亲这就去给你炖汤。”

    看着破涕而笑的少年,妇人只觉心中悲哀,半年前一家人还在京城做些小本买卖,没想到转眼就沦落至此。

    隔壁的李婆婆前几日饿死,尸体都臭了才被人发现。

    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轰轰轰!

    天空忽然连续几声巨响。

    妇人疑惑地看了看,

    “奇怪,这万里无云,怎么打雷了…”

    远处山上玉华观中,华衍老道大笑而出,“人说天雷一声响,真人落云头,张奎小友,你这御剑术果真名不虚传。”

    张奎笑容满面,

    “也不知是哪个在编排我,华衍前辈,别来无恙啊。”

    “还好,快请进…”

    老友重逢,自是一番寒暄,张奎也趁此机会,将寄放在玉华观中的八卦炉收入随身空间。

    两人随后来到山头,望着山下的土城,张奎脸色渐渐凝重。

    “死了不少人啊…”

    在他眼中,这个破败拥挤的土城虽然人头涌动,但却死气沉沉,一个个阴魂藏在地沟阴暗处,怨气不断滋生。

    华衍老道叹了口气,

    “大乱之后必有大疫,还亏有你那祛病符,不然死的更多。”

    张奎摇头,“祛病符虽能治病,但却损伤根本,不能常用。”

    华衍老道面色发苦,

    “没办法,往日京城汇聚四方,可如今靖江水府邪祟堵了河道,山岭间常有妖邪汇聚,陆路也不通,缺药少粮,有钱也买不到,也不知今年冬日该怎么熬过去。”

    靖江水府…

    张奎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他于天空御剑飞行,沿路所见触目惊心,勃州、莱州、安庆州运河段,全部被阴气黑雾笼罩,两岸白骨森森。

    这蝗灾大乱,原本就是靖江水府引出,如今他们又做的最过分。

    若是能把这个钉子拔了,那华衍老道、赫连伯雄、双瞳霍鱼就能互通有无,不知能少死多少人。

    “你在想什么?”

    华衍老道莫名觉得后背一凉。

    “没什么。”

    张奎笑着打了个哈哈,心中却已有了打算。

    就在这时,公主李晴骑着白虎从山下而来,见面后立刻恭敬拱手:

    “李晴见过张真人。”

    张奎本来对李家这帮皇子皇女没什么好感,不过华衍老道却极为热情介绍。

    张奎也看了出来,华衍老道是将对老友李皇叔的一丝怀念寄托在李晴身上,再加上这公主为人爽朗诚恳,也就慢慢熟络起来。

    “张真人,您这次可千万要把那只蛤蟆收了…”

    提起蛤蟆,李晴就气的牙痒痒,“要是没有那只蛤蟆,这里就能安宁许多。”

    “哦,内库那个?”

    张奎来了兴趣,“讲讲怎么回事…”

    …………

    镐京城废墟。

    神尸灾难后,这里地形大变,城市四分五裂,地面深沟纵横,再加上无数人惨死,阴魂四处游荡,几乎沦为鬼域。

    本来这种地方是没人愿意来的,但京城毕竟千年繁华,无论皇宫还是官宦家中,都能找到不少财宝,这就吸引了大批江湖人士。

    再加上内库宝蛤蟆消息传出后,更是有不少修士加入寻宝行列。于是这里彻底变成了修罗场…

    夜黑风高,愁云惨淡。

    “快…快跑!”

    火把哗啦啦滚在地上水沟中彻底熄灭,几名提刀汉子吓得脸色惨白,嗖的一下纵身而起,想要跃出这条裂缝深谷。

    然而,黑暗中突然射出几条白色丝线,粘在他们后背,几人惨叫着被拖入黑暗,很快响起了咀嚼声…

    数里外,一处塌了半边的宅院中正燃着篝火,腰间别着长刀的老者正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摇头晃脑说道:

    “要说这京城废墟虽然多宝,但却也是危机重重,怪异滋生,要寻宝就要机敏点,免得丢了姓名。”

    “是,老祖。”

    旁边为了一群小黄鼠狼,纷纷点头,眼中满是好奇。

    “老祖,都有那些怪异?”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个声音,

    “是啊,我也想知道。”

    老者不惊反喜,只见张奎从黑暗中走了进来,哈哈一笑,

    “老黄,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