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长命酒师 > 第七十三章 赏赐品

第七十三章 赏赐品

    那四人近前与丁醒交涉,确认南行之路已经畅通。

    为了快速通过妖族领地,四人合力祭出一艘浮空飞舟,他们也让丁醒乘坐上来,结伴朝南飞去。

    赶路途中,他们自然是戒备森严。

    虽然丁醒确保青毛巨猿不会拦截,但他们可不会全信,丁醒毕竟是一介无名小卒,何德何能说服一方妖中霸主?

    不过随着他们深入南山腹地,发现非旦青毛巨猿没有拦截,山中妖兽也仿佛集体失踪一般,全部对他们视而不见,远而避之。

    这一下子,他们四人不得不对丁醒刮目相看了。

    那位黑衣青年石翻话头最多,又偏爱说笑,他忍不住打趣丁醒:“看来,丁师侄与这山中妖鬼打下了不菲交情啊。”

    丁醒却有板有眼的回答:“交情谈不上,就是偶尔拿灵酒与它们换一些材宝,它们得了好处,自然不会难为我们。”

    四人闻听这番言语,全是一笑置之。

    巍国修士历来主张猎杀妖鬼,从来不会来往,这是因为巍国修士的整体实力碾压妖鬼,不需要与妖鬼平等交易。

    能轻松抢夺到手,为什么自己要出钱买?

    丁醒非要与妖鬼做买卖,四人仅仅是当作一个趣事来看,但他们却不会指责丁醒的行为,毕竟没有丁醒与妖鬼打下的交情,他们过不了这一方妖族领地。

    再者说,卷尘山脉早就没有灵气,山中妖兽的数量相当少,它们自保都来不及,更不会主动进犯,因此巍国七派自创派起始,几千年来,从没有与妖族爆发过争斗,只是一边倒的屠杀而已。

    巍国七派的敌人永远都在北方。

    所以谁也不在乎丁醒卖给妖鬼几坛酒。

    即使丁醒长期与妖鬼厮混,仅仅是惹来其他修士看不起,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任何负面影响了。

    不过那伍媛芳自认是丁醒的族长辈,她觉得丁醒在卷尘山常住,不是长久之计,就劝了丁醒一句:“等此间事了,小丁你还是要早早返家才好,在家打理灵田,比你在这里闯探安稳的多。”

    许是想到金露酒庄未必能熬过这一次大劫难,她又话锋一转:“就算你不想返回酒庄,也可以去冰华山嘛,你祖父在山中获赐几百亩灵田,我听闻他把你本家的几个弟妹都召到身边,家族繁荣指日可待,你该回去帮衬才对。”

    这对丁醒是一个意外消息。

    但丁醒没有追问伍媛芳,丁尘之究竟把家中哪一位弟妹领入了修行路。

    他非常明白自己的身份与地位,伍媛芳可以对他熟络闲谈,他却不能借杆上爬,拉家常一样找伍媛芳问长问短。

    如此过了一夜。

    等到次日午时,他们乘坐的浮空飞舟穿透弥漫于卷尘山中的层层尘雾,悬停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

    再往南走,就是月纸国的领地了。

    丁醒站在舟中,迎前眺望,视线内充斥着焦黑色彩,他简直看不见一丝一毫的绿态,传闻月纸国的土地被焚烧上千年,后患到现在都没有消除,看来是一点不假。

    他身后的卷尘山与身前的荒原,泾渭分明,就是两个不同世界。

    “四位前辈,我也要跟随你们办差吗?”

    丁醒见飞舟出了卷尘山,却没有停止的兆头,忍不住询问起来。

    早前丁醒讲的清清楚楚,他只负责护送四人出山,至于月纸国的行程,他并不会参与。

    那四人听见丁醒问话,驱使飞舟下降地面。

    这一次,要不要让丁醒随行前往月纸国,四人在途中秘密协商过,并达成了一致合议,既然丁醒提了出来,他们决定与丁醒细说。

    另外持续赶了一夜的路,他们也需要歇息一番。

    在地面寻了一个僻静之所,才让飞舟落地。

    伊继才取出一堆灵石,围着飞舟忙碌,这一件飞行法器显然是他的宝物,他需要做一些适当维护。

    呼延萝甩袖祭出一柄木椅,再摆一张茶几,几上放有茶具,她不紧不慢的泡起茶,动作娴熟之极,从茶叶的挑选,再到灵火使用,全都仔仔细细。

    她身娇肉贵,有奢华的享受习惯,无论处在什么环境,她都不会亏待自己。

    丁醒转头看了看,见只有伍媛芳与石翻陪在自己身边。

    这两人显然是要回答他的问题。

    伍媛芳直截了当:“你把我们护送过来,也需要把我们护送回去!如果返程时没有你,那头青猿照样会拦截我们!”

    丁醒忙道:“我知道!我会在山边等着你们!”

    四人担心丁醒私自逃走,于是才把丁醒带到这里,进一步谈判。

    伍媛芳甩手祭出两宝,一个是皮袋子,另一个是锦盒。

    她指着说:“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其一是在这里等着我们,赏赐品是这一件袋子,袋中装有六坛金露液!其二是随同我们南下,赏赐品是这一个锦盒,盒中装有一枚玄藏丸,小丁,你可以自己挑选,我们不会勉强你!”

    玄藏丸?

    丁醒心里极为意动,但他并不是贪图玄藏丸的冲关之力,毕竟他已经把八果花粥炼造出来。

    丁醒是想通过玄藏丸,来验证八果花粥的药效。

    如果他不在冲关的时候,分别服用玄藏丸与八果花粥,他永远不会明白这两种灵物的差距有多大。

    当然,他将来也可以招募试酒人,但无论试酒人表述有多么清晰,也远远没有自己品尝,检验的更深刻。

    而冲关的机会只有一次,假如丁醒错过玄藏丸,那么等他冲上玄胎期,他会给这一次试酒生涯留下不可弥补的遗憾。

    他渴望拿走这一颗玄藏丸。

    但他毕竟还没有冲关成功,仍是一介练气期修士,伍媛芳、呼延萝四人全是玄胎期的前辈,他们联手闯探的地界,肯定存在莫大风险,这种风险他承受不住。

    一边是玄藏丸,一边是随行风险。

    丁醒一时拿捏不定。

    伍媛芳见他纠结,颇有些气恼:“这还需要考虑?”

    换作巍国仙庄的任何一个练气期修士,毫无疑问都会在第一时间选择玄藏丸。

    这已经属于一场天降机缘了。

    但丁醒却不愿意抓住。

    这导致伍媛芳极其不满:“你知不知道自己得了多大运气?”

    她回身指向呼延萝:“这一颗玄藏丸是当年呼延师妹冲关时,宗门特赐给她,但她天赋绝伦,并没有使用药物辅助,一直保留到现在!这次她见你沿途护送我们,劳苦功高,就把玄藏丸拿了出来,专门赏赐给你,你竟然还要犹豫!”

    那边呼延萝已经泡好灵茶,端起来小抿一口,许是觉得丁醒的表现出乎意外,不禁打量起丁醒来。

    她忽然插了一句话:“伍师姐不要大动肝火,途中咱们已经商量好,他是选择留下,还是选择随行,让他自己拿主意,你不要逼他!”

    伍媛芳旋即不再开口。

    这时轮到石翻上场,只见他托起一张地图出来,呈在丁醒面前。

    丁醒只看一眼,就随之入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