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焚戮纪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年轻人 能动风云

第六百三十八章 年轻人 能动风云

    海昏侯时臣并没有及时赶到彭城之中,而路周赫之父从望帝城中支援而来的一万大军虽然是提前赶到,不过难解燃眉之急下,彭城中的守军依旧落得一个溃败的局面。

    其余人暂且不说,昨日一战中王马整个人的力量就已经决定了整个战场的走向。

    而彭城中的琴师韩商如与百里登台等人重创败退至彭城之后的之灵中后,王马等人也暂时在彭城中停下来休整。

    昨日的一战中,战斗之后知道自己等人一定拦不住西陲大军的步伐后,为避免更重大的损失,琴师也当机立断,不抱着求胜的心态而战后,只是尽最大力量虚弱西陲大军的实力,让西陲大军的死伤更加沉重,以防止西陲大军攻下彭城后继续朝着之灵而去。

    在昨天那样的战局下还能为之后未雨绸缪,而且也真的做到了让西陲大军伤亡不少,琴师不可谓不是智慧与果敢之人,不过实力的差距下要做到这样效果的结果,便是守军的巨大伤亡。

    仅仅是死亡人数,昨日彭城中所率领的守军就接近五千之数,而且这还不算上受伤之人!

    彭城一战易主,城中的人们虽然已经有些习惯这样战火纷飞的天下,不过当见到城门处的血腥与惨状之后,还是心中震撼,尤其是在见到碎烂的高大城门,还有城墙上留下来的痕迹,实在难以想象到底是怎样恐怖的力量才将城墙摧残至那般模样下,人们心中对战争的残酷程度又上升无数。

    王马于刀道之上入圣,实力比起聚炁而用之人的实力还要强横之下,静静是开息圆满也不敢与王马硬碰硬,而在百里登台带领一众万夫长将王马拖住时,一战之中将心中憋着已久的怒气释放之后暴走的王马,差点没把半个彭城的城门楼给砍碎!

    如今宋恒的注意力都在太武身上,一心只想着平定太武之乱而后专心对内,所以心中早已经作为丢失九江郡的准备下,宋恒只是让琴师等人将九江郡守住三月,待天兴中太尉与董司空一人彻底将太武击溃后,便可以将西陲大军推进的步伐挡下。

    也正是因为心中有这样的打算,所以下了命令的宋恒便没有继续关注九江郡中的局势。

    此时的宋恒从武陵离开后,并没有径直朝着长安去,而是去到了盘龙郡的盘龙山上。

    在盘龙山上,蓬莱岛主正在借龙脉之气修炼,而宋恒需要蓬莱道主再次推演秦帝气机所在,以大概确定秦帝所在之地。

    彭城中,当大胜之后的柴斐等人因为手中出现的情报而暂时在彭城中整顿时,在九江郡附近的江南边上,这一日的陈平安却是同样起兵朝着乌桓而去。

    九江郡中的僵局已经别打破,所以陈平安也不必再执着于只是拖着羽田春风,而是真的可以真正的对乌桓出手,从羽田春风手中攻城掠地了!

    更何况,此时羽田春风手中唯二的得力干将之一时臣,此时已经带兵前往之灵之中支援百里登台等人,正是对乌桓出手的大好时机。

    若是说王马等人因为曹州之战而生起的愤怒,乃是因为事后的所见所闻以及心中所想的话,那金角心中对于曹州之战所升起的愤怒则是因为切身体会。

    之前的曹州一战中,即便是得到了护送青竹大学士离开的命令,但伺机而动的时候还是将战场上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后,知道当初的曹州一战于陈王而言是一处怎样的修罗之地下,金角心中始终留有一个心结。

    而且,曹州之战中,最终只活了陈王一个人,七万多西陲大军尽数战死,银角与张起灵同样惨烈战死于战场之上。

    仁慈之心须得有,不过仁慈在战场上是最可笑的东西。

    曹州之事结束后,张起灵战死,陈平安身边少了一员大将后,金角将张起灵的位置取代了,而就个人实力与军事才能来说,金角并不弱于张起灵。

    八万大军叩长关,这一日的乌桓郡外,羽田春风再次披甲而至后,所面对的乃是陈平安率领而来的八万西陲大军。

    而知道这一次的陈平安乃是下定决心攻城,不过再像之前那样抱着拖延的态度对自己出手后,羽田春风也将吴焕军带上了。

    陈平安于自己而言虽然是年轻后辈,不过羽田春风却从未轻视过其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不管当初的九江郡与曹州打得如何激烈,但羽田春风始终都没有离开过乌桓,只因为乌桓之外有一个名为陈平安的人。

    即便陈锡康如今神威赫赫,龙气缠绕而战之下实力强横,即便王马以刀入圣,刀圣的实力投入到战场上后惊为天人,一人便足以挡下万人之师,可如今如今西陲中最令人畏惧的,依旧是陈平安!

    或许因为都是军中豪雄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早年强汉开国时目睹的陈平安的非凡之处,羽田春风始终将陈平安看做是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人,而以前的陈平安尚且年轻一些,力有不逮之处,不过现在这么久过去,羽田春风也不知道其人到底拥有怎样强横的实力。

    陈平安最近一次全力出手,还是许多年前斩杀武斗之人的时候。

    “金角,那羽田春风身边出现的人名为吴焕军,乃是修为去到了聚炁境的强者,而且一生随羽田春风征战,乃是御灵军中悍将。”

    “大将军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死去的!”

    明白身边护旗大将军话中意味,金角说着时,已经缓缓策马向前,而在金角的背上,乃是整整七支被打磨得光滑明亮的短枪。

    许多年后再次出现战场上,对于战场上洋溢的战意与肃杀之气尤其享受时,已经五十多岁,但依旧看不见丝毫衰败之气的吴焕军在金角离开的瞬间同样走出大军阵营时,脸上也有笑容出现。

    “修仙的世代不同以后,一个开息巅峰的人竟然都能散发如此雄浑的气息,这可真是有趣,我要是晚生个三十年,那得多精彩啊。不过要是的那样的话,到也见不到一众开国之军的风采了!”

    吴焕军说着时,一杆短小的长枪已经划破长空呼啸而时,声音突然就变得冷厉下身前瞬间有雄浑的炁凝聚,让金角投出的金色短枪在其身前前进不得丝毫。

    金色的短枪刚刚落下,虽然是被挡住,不过空气因为剧烈的震荡而轰鸣时,金角也从远处瞬息而至,握住自己投出的短枪后,受伤用力时,吴焕军身前的炁顿时溃散的瞬间,其人胯下的战马也猛然倒地。

    战马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而跪倒时,吴焕军脸色一变下也瞬间冲飞而起,不过感受到了金角的力量后,脸上还是挂着惊讶之色。

    当年的开国公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手下亡魂不知数,这样的开国公,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而后来为了保全陈锡康安然长大,开国公也在私底下做了不少血腥与残忍之事,至于挑选出来的保护陈锡康的人,更是开国公经过残忍方式选拔而出,所以不管是当初城府上的暗卫,还是金角、银角,甚至是老金,都是开国公精挑细选而来,这样的众人,不会平凡!

    而事实上,一众人也确实很好的保护了陈锡康的成长。

    因为金角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而惊喜意外时,吴焕军也来了兴致后,身上的气息在一瞬间变得压迫感十足后,滞留空中的身影也变得模糊起来。

    虽然知道吴焕军的强大之处,不过旋转相信金角下,此时的陈平安只是策动战马缓缓来到大军前方。

    羽田春风就在对面,对敌数月以来,加上以往就对彼此十分不陌生,此时一心决定要战,陈平安自然不想与羽田春风多说废话。

    如今九江郡中的局势随着王马实力的蜕变与柴周子的挂位军师,西陲大军推进步伐难当主之下,攻下九江郡近在眼前,而只要自己也将羽田春风所在的乌桓郡攻下,所要面对的便是望帝城,而望帝城之后便是帝都长安城了,只要攻破长安城,锡康登上大明宫,这天下,便改汉为陈!

    心中如此想着时,平静的脸上是眼神渗人的陈平安也将手臂缓缓抬起。

    “攻城!”

    攻城二字落下,出现的自然是各种箭矢与攻城弩的呼啸声,不过不为这样习以为常的震撼一幕有任何所动下,陈平安与羽田春风只是隔空对视。

    “年轻人,能动风云啊!”城墙上的羽田春风开口,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却清晰的传到了陈平安的耳中。

    “岁长者,难定乾坤!”

    听到城墙上的声音,如此开口时,陈平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战马之上,而当其人再出现时,羽田春风所在的城楼处却已经传来的轰隆身影,一杆精致而又富有神威的大戟上光彩流溢时,羽田春风不仅双脚之地下龟裂凹陷,在其身后的城楼更是已经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

    “可真是,年轻气盛,目之长远,负狂气而行啊!然则孔孟之礼,需得爱幼小,尊岁老!”

    身后虽然被恐怖的气浪摧毁得残败,不过双手却稳稳将落下的大戟挡住,此时因为陈平安身上所展现的**裸的狂气的而不喜时,百里春风说着的瞬间恐怖的气息如同火上沸腾之水。

    雄浑的气息喷涌之后形成巨大的炁柱,缓缓流动的双掌中有恐怖的力量在牵制陈平安,让其一时半会不能抽身而退下,以炁化浪猛然拍击时,陈平安来的快,退的更快!

    知道陈平安的实力恐怖,若是在城墙上展开厮杀,不仅会将城墙打得支离破碎,而且会波及城中守军后,将陈平安轰飞时,修为动用之后,羽田春风也瞬间消失在城墙上。

    虽有为羽田春风这样一个父亲,不过上大将军之位可不是随意就能继承之下,如今作为独子的羽田隼同样在城墙上,而此时见到父亲与西陲护旗大将军将战场转移,右郎将也被拖住,羽田隼顿时成为城墙上御灵军的指挥之人。

    投石车上滚滚而来的火球,还有与城墙同高的巨大临车,可以轻易洞穿盾牌的巨大弩箭,目视下方西陲大军阵营的强大之处,城墙上的羽田隼也眉头紧锁。

    羽田隼知到,在这样的精锐面前,一个不小心,乌桓的城门便要被轰碎!

    而当西陲大军按照之前陈平安的指示在一众万夫长的指挥下有序攻城,城墙上的羽田隼也按照父亲指示而对战西陲大军时,远处风云变幻的同时也地动山摇,一道道恐怖的神通之法行云流水,自然而然的在战斗的二人身后出现,而后砸下,景象骇人,让乌桓城中的人们只虔诚的期待。

    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