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罪后之手 > 第一百七十章 苏醒

第一百七十章 苏醒

    徐然刚刚说完,一旁的徐媚突然眼皮跳动了一下,嘴角张开咳嗽一声,紧接着她慢慢张开眼睛,眸子里的暗淡已经变得十分明亮。

    她茫然的看着徐然,突兀的问了一句。

    “我这是在哪里?”

    徐媚的语气显得十分虚弱,就好像是被饿了两三天的人一点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你醒了!”黄静显得十分欣喜,脸上洋溢着会心的笑容。

    “这是家里?”似乎确定自己不是出现幻觉,徐媚忽然抓住了黄静的手。

    黄静笑着点点头:“没错,是我们的家。”

    听见她的话后,徐媚这才有时候,看向一旁,突然看见身边还躺着一个人,徐媚忽然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手中的针管。

    “这是怎么回事?”徐媚一脸的不解。

    “你中毒了,是徐然救了你。”

    说到这里,徐媚猛然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记得当时,我身上中了一个飞镖,之后的事就记不起来了。”

    黄静把两人的针管取了出来,刚刚拿出棉花签,便看见两个的伤口瞬间愈合。

    “你们的伤口愈合了?”黄静有些吃惊,细细的打量着徐媚的手臂,发现一点痕迹也没有。

    “这是愈合细胞。”徐然虚弱的道:“融合死亡几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八,没想到徐媚能够顺利的融合,这或许是因祸得福吧。”

    徐媚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顺利继承徐然的细胞。

    “谢谢你。”徐媚难得露出一丝羞涩。

    “自家人,不必客气。”徐然摆了摆手,难得看见徐媚露出小女孩的姿态。

    忽然想到了什么,徐媚收起羞涩的笑容,一脸严肃的道:“圣女!明天要向你逼宫,你要小心一点。”

    这句话她是对黄静说的,因为刺杀的时候,她无意中听到了这一句话。

    “逼宫?”黄静似乎很疑惑,姐姐为什么要说出逼宫这个字。

    徐媚点了点头也是一脸的疑惑,显得她对两个字也不是很了解。

    “这或许是行动代号。”

    ......

    天蒙蒙亮,一声鸡鸣,打破了山间里的宁静。

    床上,徐然翻来覆去,始终都想不明白,神组织为什么会打蛊谱的主意,如果真是搞研究,根本不需要来到这种山僻的地方,果然单纯为了蛊谱,他们更加没理由来到这里,难道这世上真的存在永生?

    徐然感觉心烦意乱,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或许是听见外面的鸡鸣,不知不觉中,徐然便睡了过去。

    大概是睡了两三个小时,迷迷糊糊中,徐然被外面的吵闹声给惊醒了,他抬头一看发现窗户外面阳光明媚,正有一缕阳光打在屋子里的地板上,于是他连忙起床,打开房门,同一时间,对面门的徐媚也打开了门,睡眼朦胧,脸上的神色也好转许多,大概是昨晚的换血起到的作用。

    乍一听见外面的声音,徐然跟徐媚同时对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于是两个眼神交流了一下,慢慢的贴在门边偷听,同时透过门缝看清了外面的情况。

    此刻外面站满了人,整体人数估计不少于一百,这些人都是寨子里的村民,服饰基本像似,都是苗族的服装。而带头那人,是一位老者,徐然初次进寨时见过一次,只不过跟他没交流,只对相貌特别有印象。

    此刻他们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什么,徐然看了一眼徐媚,只见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徐然只能无奈的暗叹口气,从徐媚身上收回目光,把注意力放在门缝外面。

    此刻黄静不知道跟他们说些什么,引得那些村民一脸的气愤,不过黄静的威慑力相对的强,即便那些村民再表示不满,也没有人敢对黄静动手。

    就在这时,人群突然向两边分开,纷纷让开一条通道,从人群的外围走进了四个人,三男一女。

    是他们?黄静的姐姐神熙雅卡娜!

    这或许就是徐媚昨晚所说的逼宫。

    徐然瞬间明白了什么,他们是想凭借这些村民来逼迫黄静交出蛊谱。

    只听黄静冷哼了一声,随即冷冷看着来人:“这些是你搞出来的?”

    神熙雅卡娜只是冷冷一笑,不做回答。但她随后一句话,却告诉了答案。

    “怎么样,还满意吗?”

    黄静终于明白,神熙雅卡娜是想依靠这些人来逼自己就范,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逼宫。

    她先是放出消息,迷惑村民,然后从中作梗挑拨离间,这蛊谱就是挑拨的理由,因为只有苗族圣女才能继承蛊谱,而黄静不是。

    这明显是个阳谋,不过恰好黄静早有准备,倒不怕她姐姐这一招。

    “很精彩。”黄静忽然笑道,目光一一扫过众人:“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吗。”

    黄静这句话顿时迎来一群人的不满。

    “交出蛊谱,这是圣女的东西。”人群中有人嚷嚷道。

    黄静目光冷冷一瞥,马上发现加夹在人群中的那位村民,她记得那位是神熙雅卡娜的人。

    “有本事自己来拿”黄静冷笑道,双手抱胸,目光中透出寒气,仿佛能渗透别人的内心。

    那人缩了缩头,下意识的看向神熙雅卡娜。

    “你还有两天的时间。”神熙雅卡娜并没有看向那人,而是一甩双手,转身离去,在临走前她还带走了两个人,是夏菡跟李泽元。

    黄静并没有阻挠,而是目送他们离开。

    这只是头天警告,第二次估计就是那两位外地人了。

    待到那些人离开之后,现场还站在几位老人,这几位都是年迈较老的长辈,在村子里的威望颇有分量。

    “黄静啊”说话的是一位姓赵的老者,为人比较圆滑,是寨子里又名的墙头草。“我看还直接交给他们吧,反正你一个人留着也什么用。”

    “不行!”黄静直接摇头:“那是老族长临终前亲自托付给我的,我不能随意交给别人。”黄静直接拒绝道。

    那位姓赵的老者脸色顿时夸了下来,目光中透露着阴郁。

    “黄静,我看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年轻人不要过于浮躁,义气用事。我们这条老命无所谓,死了便死了,但你也要为村里的年轻人想一想。”另外一个叫做黄昌富的老者出来打圆场,附和道。

    “对!做人啊!不能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着想。”又有一位赵的出来劝慰。

    黄静看着几位曾经德高望重的老人,几乎快要气得说不出话来,别看这几位平时道貌岸然,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一条老命。

    他们不知道这本蛊谱暗示着什么,但黄静知道,一但真的蛊谱落入在神组织手中,那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不但是寨里的人会遭殃,就连全世界也逃不过此劫,黄静绝对不会认为神组织会用在医学上为人类做贡献。

    “这是我的东西,我想给谁,就给谁,如果你们怕死明天就可以搬离寨子。”

    黄静毫不退让,冷冷的回道。

    “你......”几位老人指着黄静说不出话来,最终转身拂袖,扬长而去。

    临走前他们还撂下一句狠话。

    “下寨最终会毁在你的手里。”

    黄静目光一冷,凝视着远方几道身影,渐渐的目光变得柔和,转身回来屋里。

    “怎么样了,那些人究竟跟你说了什么。”徐然跟徐媚同时从门缝里走了出来,一脸凝重的看着黄静。

    徐然接着说道:“他们打算用两个外人威胁你?”

    黄静点了点头,略显得无奈:“他们都是北京来的人,也算是有头有脸,他们的身份我都叫人查过,男的叫李泽元是当地富商的儿子,女的叫夏函是一位有名的影视明星,家族三辈都军人出身,相当于出自军人世家。”

    徐然点了点头,难怪他感觉夏函气质非凡,原来是有强硬的后台。

    想到这里,徐然突然醒悟过来,他终于知道黄静为什么会如此无奈,原来是因为这两个人。

    一旦这两人在这里出现意外,估计整个寨子的人都会遭到鱼池之殃。

    好狠毒,他们这是威胁黄静。

    “你这一次演得相当的好。”徐然突然笑出了声。“他们肯定会认为你手中的蛊谱一定会是真的。”

    黄静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要是人人都是那么诚实,估计这世界上就没有撒慌的人。

    “想骗过他们很不容易,除非连自己人也认不出真假。”

    徐然耸了耸肩:“反正我认不出来。”

    徐媚摇了摇头,眼中似有狡黠。

    “没错!”没有她缓缓吐到。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由于早上没吃,所以在中午来临之际,黄静亲自下厨,炒了几碟青菜。在大山中,除了鸡鸭以为,只能吃素了,不过他们三人从来不挑食,吃荤吃素都可以,倒也不在乎清淡。

    一顿饭下来,徐然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由于这间房以为住的是黄静,所以这里面,若有若无的飘着余香。

    自从来到盘山寨之后,鬼鸮就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一天没见,徐然倒是有些挂念这只鸟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徐然的思念,不知道鬼鸮从那里蹿了出来,直接飞到了徐然面前的窗户。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真是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