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一杯红酒闯江湖 > 第105章 逃出生天

第105章 逃出生天

    “跑!!!”此刻充溢罗飞大脑的,只有一个字!

    逃出这里,就是胜利!

    罗飞拼出全身的气力,慌不择路,不顾一切地在树林里奔跑,他穿过茂密的灌木丛,越过壕沟和小山坡,朝着与霸狼剩余的队员相反方向一阵狂跑。

    路上的树枝、尖刺、灌木不断地割破罗飞的衣服,接着割破他的手臂、大腿以及脸部,罗飞的脸上开始有血丝流出来,一会儿就和汗珠混在一起,模糊了他的眼睛。

    罗飞已经无暇顾及身上的疼痛,以及渐渐迸裂的伤口,逃出霸狼这些人狼的“狼口”,是他此刻唯一占据大脑的想法,他不断地抹掉遮住眼睛的血液和汗水,撒开大腿疯狂奔跑。

    而在离罗飞只有几百米的树林深处,五匹“霸狼”在穷追不舍,他们满怀愤懑和挫败,想不到十匹自命不凡的霸狼一起围歼罗飞,却输的一塌糊涂,十匹狼死的死,伤的伤,最后还被罗飞逃出了包围,这让他们如何向组织交代,更重要的是,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

    他们都是视荣誉和生命一样重要的霸狼队,深感不忿,誓要抓住罗飞或者杀死他,才能挽回一点点面子,所以全都拼了命,一个个使尽浑身解数来追捕罗飞。

    其中跑的最快的是擅长轻功的天狼,他在一开始与罗飞打斗时就被罗飞一脚踢飞,深怀怨恨,所以跑动起来找像一阵风一样,很快就看到了罗飞的背影,他留意到罗飞的脚步已经有些摇晃和倾斜,估计罗飞已经无法坚持下去了,咬咬牙又进一步提高速度。

    他的判断是对的,这个时候的罗飞已经是强驽之末,他不断地提神、运气,将内息和体能发挥到了极致,渐渐地就到了筋疲力尽、粮尽弹绝的地步,只是因为感觉到背后有一匹狼差不多追到了身后,才不得不死命支撑下去。

    突然,罗飞看到了一个令他绝望的景象,前面到了一个险峻、浩大的瀑布面前,气势汹涌、一泻千里的瀑布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罗飞看着瀑布从山上飞流直下的高度,突然有种到了悬崖边的感觉,甚至比悬崖更加危险。

    还没等罗飞反应过来,天狼已经从后面追上来了,他看到罗飞已经到了瀑布边,正在犹豫是否该跳下去,紧急之际,天狼朝着罗飞甩去一把匕首,正中罗飞的背部,罗飞惨叫一声,向前扑去,整个人从瀑布上摔了下去。

    天狼立刻赶到瀑布边,看着一泻千里的瀑布,摇了摇头,罗飞这回应该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天狼既感到庆幸:终于在最后的一刻把罗飞杀死,又感到有些遗憾,因为还没好好和罗飞这样的高手进行深度的比拼。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飞悠悠醒过来,感到全身酸痛无比,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破旧的蚊帐,陈旧的床架,环视周围,这里应该是一间不大不小的木屋。

    罗飞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纱布一层层缠绕着,就像一个蚕茧一样,纱布甚至缠住了他的脸部,只是露出两只眼睛来。

    不过罗飞在这间小木屋里却闻到了一股香味,一股他熟悉的红酒香味,优雅而细腻,浓郁而清新,甜美而持久,罗飞开始食指大动,口水都要留出来了,他不敢想象在这样的地方会有如此优雅高档的红酒。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罗飞向四周环视了一下,挣扎地想要爬起来,却突然觉得胸中一痛,不由得又躺了下来。

    这个时候,小木屋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一位看上去70有余,佝偻着身子的老头走了进来,他慢慢地向床边的罗飞走过来,这个老头步伐有些蹒跚,头发零乱,面色黝黑,胡须花白,瘦削的脸上布满了岁月深深的烙印,他板着脸,不苟言笑,手中还提着一瓶葡萄酒。

    罗飞立刻判断出是这个老头救了自己,顿时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他瞄了瞄老头,声音虽然虚弱却无比清晰地说道:“这瓶89年的红颜容(haut-brion)不需要再醒了,赶紧打开来喝了吧,记得倒一杯给我。”

    老头听了罗飞的话,看似浑浊的眼睛瞪了瞪罗飞,板着的脸慢慢放松,到了最后嘴角竟然渐渐地咧开来,浑浊的眼睛突然一睁,变得明亮有神,射着看透世事的精明。

    老头颇怀赏识地看着罗飞说道:“你小子眼睛不赖,一眼就看见了我这瓶好东西,看来有点道道。”

    罗飞也笑了笑看着他说道:“老头,不要啰嗦了,酒都拿出来了,你不就是想找个懂酒的人来陪你喝吧,现在你眼前就有一个不折不扣的酒友,不要扯那些没用的了,赶紧打开吧,我的酒虫都被你吊出来了。”

    老头笑着骂了一声:“你小子不懂得尊敬老人家,还敢抢我的酒喝,枉我辛辛苦苦地救了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还帮你把子弹取出来了,不感谢我,还跟我抢酒喝。”

    罗飞终于知道原来是眼前的这个老头救了自己,而且还帮自己把胸口的子弹取了出来,看不出这个普通的糟老头子还这么厉害,还真的是不可以貌取人!

    想到这里,,罗飞有点感动,他认真地对着老头说道:“老伯,开玩笑归开玩笑,我还是要真诚地感谢你,救了在下一命,恩同再造,非常感谢”

    老头皱了皱眉头,说道:“好了,你家伙刚才还是蛮对我胃口的,现在怎么变得酸不溜秋的了,不扯这些了,来来来,我们来喝酒。”

    老头已经把手中的一瓶1989年的红颜容打开,像罗飞所说的一样,他并没有把酒倒入醒酒器里面醒酒,而是小心翼翼地倒进到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两个红酒杯里面,然后递了一杯给罗飞。

    罗飞已经慢慢支撑着坐在床头,接过老头手中的红酒杯,并没有急着喝,而是慢慢地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已经可以感受到红酒慢慢渗透出杯口的幽幽香味,他又拿着杯子轻轻晃动了一下,真香啊,这款1989年红颜容(haut-brion)葡萄酒香味复杂而丰富,散发出一股特有的烟熏、矿物质、雪茄盒和黑加仑子混合的味道,轻轻抿一口,感觉酒体丰厚而又丰富,回味长而甜美,就像有很多丰富的物质同时入到口中一样。

    1989年的这款红颜容可以说是经典中的经典,被很多酒评家都不约而同地评为满分酒。

    罗飞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在口中品味这款酒的醇美,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久之前,他还在被群狼围歼、追杀,命牵一线,现在却在这个小木屋里,品尝着这么美好的佳酿,真的是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

    老头慢慢地看着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很对自己的胃口,不由得举起手中的酒杯,想和罗飞碰一下杯。

    罗飞微笑着和老头碰了一下杯子,然后举起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老头顿时就把脸板了起来:“你悠着点喝,我才这么点好酒,这么快就被你喝光了,我到哪里找这么好的酒喝去。”

    虽然是在骂罗飞,眼睛里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人逢知己千杯少啊。

    罗飞暗暗发笑,却没有接老头的话。

    老头又继续说道:“你小子怎么会这么不要命,全身带伤,没有一块好的地方,还敢从那么高的瀑布跳下来,要不是遇到我老头,嘿嘿……”

    罗飞立时严肃地说道:“感谢老伯,在下的遭遇可以说是一言难尽,一路来遭贼人所害,实在是九死一生,其中的凶险,无法详细描述,何况我也不想连累您老人家,所以抱歉无法向你说清楚。”

    老头“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罗飞继续说道:“老伯我想请教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已经睡了多长时间了。”

    老头闷闷地说道:“这里是大海市市郊的一个小山村,你小子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我老头子不想待在大都市,所以在这里养老,你小子算是命大遇上我,还好我老头退休前是个外科主治医生,足足花了我一个晚上才把你救了回来。”

    “什么,我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罗飞腾地坐了起来。

    老头连忙按住他:“三天三夜算是短的了,把你从瀑布的河边捞起来的时候,你全身是伤,胸口还有子弹,我几乎以为你小子已经死翘翘了。算是你身体素质比较好,才坚持了下来,换成是其他身体素质差的,不要说是我,阎王老爷来了也救不了。”

    老头回头拿过旁边的一个小托盘,小托盘上有一颗长长的子弹,端到罗飞的面前:“诺,这个就是你身上的子弹,这么长的子弹,也亏得是你小子,才挺的过来,而且子弹刚刚好卡在右胸的肌肉了,要是再偏一些,再深入一些击穿你的肺叶,你就得乖乖到阎王爷那里报告去了。”

    罗飞听到这里,也有一种心有余悸地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