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扉页空间 > 第316章
    “好!”方霄指尖一弹,一朵淡紫色的火焰出现在她的指尖。那金丹修士着迷地看着方霄指尖的火焰,手一伸,“给我!”

    方霄很是干脆:“接着!”指尖一弹,紫色的火焰就朝着那人飞了过去。那人眼里露出喜色,把上官志远往边上一推,指尖黑光闪动,一块黑色的冰盒散发着丝丝寒意,向着火焰飞了过去。

    方霄眼睛一眯,紫色的火焰突然散开,一分为十,十分为百,百分为千,一瞬间就变成了星星点点的燎原之火,遍布了方圆千米范围,以奇特的运动轨迹向着金丹修士飞了过去。可是,那黑色的冰盒很是诡异,里面像是装了一个黑洞似的,强大的吸力,把绕过它的所有紫焰都吸进了冰盒子里。方霄神色严肃起来。

    金丹修士哈哈大笑着,把冰盒收了回去。方霄的脸上去露出一丝诡笑,金丹修士还没反应过来,藏在冰盒下面的一朵紫色火焰顺着金丹修士的手,一下子窜到了他的手上,火焰倏地变大,把金丹修士的手包裹起来,他手一松,装着紫焰的冰盒掉到了地上,方霄快速上前,正要把盒子捡起来之时,那个盒子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突然飞了起来,撞开了方霄伸过去的手,嗖地一下飞上了半空之中。

    这时,空中传来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谢谢方道友的赠予了,火灵精,老夫就收下了。哈哈哈,大家上,她没了火灵精,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金丹修士。”

    方霄一抬头,才发现,半空中居然还隐藏着六名金丹修士。而为道的是个白胡子的老头儿,他一手托着冰盒,一手指向方霄,说道:“她要是再敢把剩下的火灵精丢出来,老夫同样能收了它们。大家别怕,我们这就下去收拾了这妖女。”

    方霄手一挥,从地上烧成了灰的修士身上收回那点紫色的火焰。火焰在她指尖跳动,很是委屈的样子。方霄手一招,飞剑飞回到她的手上,看着六名金丹修士降到了广场上,方霄冷冷地说道:“只会躲躲藏藏的鼠辈,还有没有,一起下来,免得本姑娘费精神去找。”他们,居然是贴了隐身符,一直躲在上面看戏。他们这样漠视生命的态度,让方霄真的生气了。下面这些人,虽然也对她动了手,但他们至少敢于正面跟她动手,而上面这群人,却是完全冲着她手上的至宝而来的。六人当中,有两人都是熟悉面孔,他们是印天门的人。

    “对付你这个小妖女,我们六人足矣!”老头子高傲地看向方霄,手里把玩着那个冰盒。方霄看着对着她拔剑的六人,眯起眼睛,炼神决运转,金色的莲台,射出丝丝金光,在方霄神识的控制下,笔直地压向过来的六人。

    六人顿时如遭雷击,脑海里像是被一百辆坦克压过一般,思维都停顿下来。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霄慢慢走了过来,夺过老头子手上的冰盒,手敲了敲,却没打开盒盖。老头子哈哈大笑:“大人说过,除了他教的法决,不会有人能打开这冰盒,你的火灵精,从此就不属于你了。哈哈!”笑声才落下,就见方霄掌心涌出更多的紫色火焰,火焰一口把冰盒吞噬。只听滋滋的声音,冰盒在快速地融化。里面传来怪异的吱吱吱的尖叫声。那声音让人神魂都有些不稳起来。方霄的炼神决运转的更快了些,金色的线从方霄的眼睛里射出,一下子把冰盒包裹起来。吱吱声顿时停了下来,黑色的冰盒在金色的丝线和紫色的火焰的双重作用下,逐渐退色融化。露出里面所剩无几的几朵紫色的火焰,汇入到方霄掌心,被方霄收回体内。

    那被方霄神魂攻击的六个修士顿时目露惊恐的神色。他们没想到,方霄手指头都没动一下,就把他们压制得死死的,还把那个黑色的冰盒给融化了。现在,他们不担心方霄会怎么样,更担心的是送他们这个黑色冰盒的人,会怎么样。那人带给他们的恐惧,比方还盛。他们眼前一花,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一般。个个目露绝望。

    方霄却是不太在意,她把他们的宝贝给毁了,他们不恐慌才怪了。而此时,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里,一个身穿黑衣的修士,却是吐出一口黑血,慢慢地失去了生命。他的倒下,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他倒下后,几息时间里,他就变成了一堆飞灰。连点痕迹也没留下。要不是方霄用火灵精把黑色的冰盒完全烧掉,又用金色的莲台丝线把冰盒困住,现在,方霄的麻烦可就大了。她一定会被那个世界的人发现。不过,那人消失得无声无息,反而给方霄争取到了一段喘息的时间,让她得以能成长起来。

    随着黑色冰盒的消失,那六个修士的修为也快速外泄起来,没一会儿功夫,他们的修为就从金丹期降到了筑基,又从筑基降到了练气,最后,变成六个干瘦的凡人老头儿,没一会儿,他们连做个凡人老头儿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牙齿快速脱落,一头乌发,也掉落了大半,稀疏而雪白。身上的皮肤一层叠上一层,骨头架子也能清晰可见。六个干巴老头儿出现在众人眼前,那些筑基修士害怕极了,他们怕自己也会变得跟六位金丹前辈一般,他们浑身不停地打着颤。方霄却是没理会他们,只是看向目瞪口呆的皇帝一群人,她问道:“你叫上官志远?你今多大了?”志字辈的人,她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和上官志允一辈的,难不成,皇帝老当益壮,年过半百还能生下一个儿子来。

    “朕,不,我,我今年三十八了。我,我的,的确是父皇的亲生儿子,我,当年曾躲在议政殿的柱子后面,偷偷瞧过你,你,你是我的六堂嫂。”上官志远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是被,被他们喂了药,使我永远,永远不老,但是,但是,我也,也不会有下一代了。”上官志远沉痛地说道。

    方霄一挑眉,这代价,也太大了一些。不过,谁说会永远不老的,药物只能控制一时,等药性过了,他应该会迅速衰老。想到这里,方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相信你,其他的上官家的人呢?”

    “被他们抓走了,连皇叔们一起。我只是他们的傀儡,放在这里引你上钩的傀儡而已。”皇帝垂下了头,很是沮丧。

    “城外的守备都是哪儿来的?”方霄问道。

    “他们都不是我大月的人,谁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上官志远堵气似地说道。

    “皇后呢?是你父皇替你安排娶的,还是十大宗门的人塞给你的。”方霄问道。

    “她,她也是个可怜人。堂嫂放过她吧。她本是邻国的公主,被十大宗门的人灭了她的家园。现在,大月已经不存在了。堂嫂,你回来晚了!”上官志远,说着,眼睛就红了。

    “不是还有你嘛,只要还有一个上官家的人在,这大月,就不会倒。你好皇后好好过日子,我去十大宗门的总部去看看。”方霄只能安慰上官志远,因为,她刚刚已经用神识给上官志远做了一个检查,他的身体已经被药物完全破坏,最多还有十年时间,就会快速衰老,而他的生殖能力,已经完全被破坏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再有下一代了。

    “堂嫂,带着我一起去吧,我想去找父皇他们。我,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不想再耽误凤儿了。让她,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吧。”上官志远闭了闭眼,咬牙说出这番话来。皇后却是冲了上来,拉住了上官志远的手,说道:“阿远,我不走,我这辈子,只想做你的妻!别离开我。”上官志远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凤儿,我给不了你孩子,你的下半辈子,要怎么办?”

    “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皇后哭成了泪人儿。

    方霄最怕这种场面了。她轻咳一声,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其他的上官家的人,到时,你们过继一个孩子就成了。再说了,皇城里不能没有皇帝,你还是守好大月王朝吧。”方霄转头看向还被火球困住的筑基修士,说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自废修为,回到凡人界。二,现在就下去陪你们的前辈们去。”

    几个已经年过半百的筑基修士,一咬牙说道:“前辈,我们都是两百岁的人了,若是没了修为,我们的寿元就会立刻全消,我们跟六位前辈,也没什么不同。还请前辈给我们留下一条生路。”

    剩下的筑基修士,也都一一点头,表示他们剩下的寿元都不多了。请方霄放他们一马。方霄冷哼一声:“在你们过来拦截我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后果吗?”

    众人面面相觑,摇摇头说道:“前辈们只说让我们来看守着这片区域,不能让十大宗门之外的人占领了。这里是受到十大宗门管辖的区域。”

    “这里是大月王朝,不属于十大宗门,既然来了这里,就要有断送性命的觉悟。快选吧!”方霄没什么耐心,“别耽误我的时间。”

    “我,我跟你拼了。”一人突然跳了起来,丹田位置快速地鼓胀起来。方霄神念一动,环绕着他的火球一下子撞向了丹田位置,那人还没来得急自爆丹田,就被烧成了人形火球,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堆飞灰。空气里的灵力又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方霄神识一动,接着燃起八个人形火球。方霄目光扫过剩下的这些蠢蠢欲动筑基修士,说道:“我数三声,你们不选择,我就会帮你们选择。一,二,……”

    几个年轻一点儿的修士,拍向了自己的丹田,他们的修为一下子消散开去。方霄手一招,收回围绕在他们身边的火球,剩下的人还在犹豫。方霄一声三字刚落下。火球不给他们机会,直接撞向了他们的丹田。顿时,除了刚刚自废修为的几人外,十几个筑基修士,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堆飞灰。空气里余留的焦胡味儿,证明着他们曾经存在过。

    那些外围的凡人巡逻人员,吓都快要被吓死了。方霄一个眼神扫过去,就有一半的人丢掉了手里的武器,跪了下来,大呼饶命。

    “这些人,就交给你了。”方霄长袖一挥,那些跪倒的人,被方霄封了穴位。方霄踩着飞剑,嗖地一下飞上高空,只余一句话回荡在广场上:“我三天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