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扉页空间 > 第315章
    没了飞剑,跑肯定是跑不过站在飞剑上的方霄的。方霄此时已经跟随着他的速度,也落到了地面上来。她抬脚就是一记窝心脚,把罩在他身上的两层护罩瞬间踢得崩溃。

    倒在地上的男子,只觉得胸口一痛,一口血就吐了出来。他心下一慌,支起身体就想跑,方霄的速度很快,在他落地的瞬间,已经转移到了他的背后,紧接着,背心又是一痛,再次喷出一口血来。只觉得浑身都在痛,痛得他站不起来。不过,他的确是站不起来了。因为,方霄已经把他所有的筋骨都松了一遍,那是真松,而且,哪里痛,方霄踢哪里。男子已经痛得叫不出声来。他大张着嘴,眼里畜满了恐惧。

    “你连我的修为都没打听清楚,就敢来拦劫我,十大宗门的修士,都是你这样不自量力的吗?”方霄冷冷的眼睛里,看不出一点情绪来。就是这样的状态,才让人害怕。只见方霄指尖一转,一团泛着淡紫色的火焰,就在她指尖跳动起来。

    “别,别杀我,我,我也只是,只是想把你抓起来,没,没想过要伤你的性命。”男子害怕地向后缩了缩。

    “我不杀你,只是,让你回归凡人而已,不用害怕。”方霄挑眉。

    那人一听,手一翻,一把黄符出现在他手里,方霄眼一凝,果然,不能给人一点儿机会,以后,先做后说。她指尖一弹,火球眨眼间就飞到了男子面前,火球沾上男子手里的符,一下子,就把符烧成了灰。顺着他拿符的手,一下子窜到男子身上。顿时,一个人形的火球出现在方霄的眼前。那男子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就被方霄烧成了灰。方霄手一挥,最后一点儿灰也没了。只余上地一个人形的烧焦的痕迹。

    事情发生的很快,方霄收回火球,不让它把院子里的野草都点着了。转头看向掩藏在高高的杂草后面的屋子。这里,曾经是她和上官志允的住处,现在已经荒废了。

    她推开屋门,里面厚厚的灰尘,还有乱七八糟倒了一地的家具,都说明了当时情况的杂乱。忠王府是真的被荒废了。她转身跳上墙头,又去查看了潇王府,情况和忠王府差不多。也是人去楼空,只留下一座废弃的宅院。

    方霄想到野狼寨里的人,还有驻守在边疆的几位大哥,心里有些发慌,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很快,她稳了稳心神,那些人对凡人的态度,应该不会让他们找去遥远的边境。还是先把京城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她在皇城附近找了一棵高大的古树,藏身在了树上。虽然夜晚对修士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人的生物钟,总会让修士在夜里进入到修练的状态,这个时候,他们的警惕心,也会是最低的。方霄不敢修练,她取了一部手机出来,插上耳机,听起里面熟悉的旋律来。她是真的想念地球上的生活了。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也已经离她而去。其余的朋友们,随着时光的流逝,也不复当年的风采,而她,却是个被时光遗忘的人,岁月不曾在她的脸上,刻下任何的记号。

    夜晚很快来临。临晨两点时,方霄收起手机,收起耳机,从古树上悄无声息地滑落到了皇宫里面。白天,她只是观察了巡逻的士兵们的换岗频率和时间差,又观察了上半夜的换岗规律。在两队巡逻的人马相背而行时,她抓住那个时间,从两队人马中间滑过,悄无声息地进入到最近的一座房屋里。白天,这里没人出入,晚上,这里面也安静得落针可闻。

    她没有使用灵力,真气的流转,让她成为这个凡俗界的绝世高手。就算是那些修士能发现她,也只当是个世俗界的高手,不会亲自跑来鉴定的,而她也能抓住这些人的心理,好好把皇宫打探一番。

    正是她的小心,没让里面的那三位金丹修士把她放到眼里,只是派出一个练气小修士出来找她。方霄在壮壮的影响下,对气息很是敏感。那个练气小修士一出来,就被她发现了。她利用自己灵活的动作,躲开了那个练气小修士的气息锁定。很快,她到了正殿前。里面人的气息,让她辨认出一共有十四人,其中,两个人是普通人,没有练过武,八人是普通的护卫。剩下的四人却是拥有金丹修为的四个高阶修士。这很不正常,一个普通凡人界的皇宫里,怎么会突然有了修士,还是高阶的修士。而且,大殿里的那十个普通的凡人情况也很不对劲。她转过头,这里一丝风也没有,而且整个皇宫里巡逻的人太多,她不可能把所有人的气味全部分辨出来,但是,突然增加二十个人的气味,就在自己周围聚集,这就很不寻常了。肯定是自己已经被殿里的人发现了,这二十个筑基的修士,就是来围剿自己的。

    她慢慢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在大殿的门口前停了下来。突然,两颗明亮的夜明珠从大殿里飘了出来,把整个殿前的广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而那围着她的二十名修士也呈半包围状,把她围在了中间更远的地方,还有很多拿着长矛的皇宫守卫,他们只敢远远地守着,并不敢靠近前来。

    大殿里缓缓走出四个趾高气昂的修士,他们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嗤笑出声,走在最前的面的修士,冷笑着说道:“玄天宗的余孽,终于等到你了。就是你让玄天宗的修士们,无故残害有灵根的孩子,抽取他们的灵根的?”

    方霄也嗤笑出声:“十大宗门的人,怎么就派出你们这几只小虾小蟹,难道,印天宗的人没告诉你们,我是怎么把他们全部都打趴下的吗?”

    “哼,劝你赶紧交出武器,好好交待你的恶行,否则,别怪道爷不客气!”一个性急的修士大声喝道。

    这时,从大殿里又慢慢走出来十个人,其中一人头戴着紫金冠,身穿着金色的龙袍,面相还算年轻,腿脚却是不怎么听使唤,明显脚有些发软,而跟在他身边的,却是个戴着凤冠的年轻女子。女子此时已经花容失色,哆哆嗦嗦着,不敢抬眼去看站在包围圈中间的方霄。两个太监装扮的人,一左一右扶着两个身着华服的人,剩下的护卫则是护卫着这四人,一副面临强敌的样子。他们出来后,并没有站到那四个修士那一边,而是自成一个小团体,站到了大殿前的大石柱子边上。

    方霄目光扫了过去,问道:“上官家的人呢?”

    那刚走出来的身穿龙袍的年轻男子,鼓起勇气,大声说道:“我就是上官家的上官志远。”

    “你父皇呢?”方霄接着问道。

    上官志远看了一眼一边的金丹修士,抿了抿唇没答话,方霄头偏了偏,也看向那四人,深吸一口气,说道:“现在滚,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死!”说完,手上光亮一闪,她放出了飞剑来。那四人紧盯着方霄手里的飞剑,一副贪婪的样子,却是没有放出飞剑来。只是拿出了凡人界的长剑。

    方霄一挑眉,淡笑道:“凡兵可是敌不过我手里的飞剑的!”

    “大家一起上,耗也耗死这个妖女!”那个冲动的修士,跳了出来,而另三个修士则是对望一眼,都向着方霄冲了过来,而围在她身后的二十名筑基修士也摆出了剑阵,虽说,用的是凡兵,但是,还蛮有气势的。方嗤笑一声,脚踩飞剑,一下子冲到了半空,手一划,一排红通通的火球出现在她身前。火球眨眼间就冲到了那二十个筑基修十跟前。超高的温度,让他们呼吸都困难起来。方霄驾着飞剑,却是一下子冲向了四个金丹修士,飞剑半空中一个俯冲,方霄脚尖轻点轻飘飘地落在了大殿的房顶上。飞剑却是笔直地朝着下面的修士刺了下去,方霄掐着指决,指挥着飞剑,流云剑法在神识的操控下,洒下道道剑光,打得那四人手忙脚乱。抓住一个空档,方霄剑劲一吐,最冲动的那个修士的手被方霄切了下来,那修士惨叫着捂着伤口,倒在了地上。方霄一个火球追着那个倒下的身影就冲了过去,眨眼间,刚刚还在惨叫不已的修士就变成了一堆飞灰。剩下的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退后好几步。

    趁着他们退缩之际,方霄的飞剑又是一个横扫,又是一个修士惨叫着倒了下去。而被她的火球围困在地下的筑基修士们,此时却被这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打斗吓破胆,其中一个修士丢下手里的长剑,说道:“前辈饶命!”

    “把手高举过头顶,跪在地上,不许动!”方霄立刻说道。那修士赶紧照做。果然,火球只是绕着他飞行,不再攻击他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剩下的人,见那人的动作,心知反抗也没活路,都照着那名修士的样子,跪成了一排。而方霄也很守诺言,只把人困着,并没有杀人。

    剩下的两名金丹修士见自己这方转眼间,就只剩下了两人,那个带着的金丹修士头一偏,看到了躲在大殿柱子后面的那群凡人,他两步上前,一把拉过皇帝,用自己手里的剑架在了皇帝的脖子上,大叫道:“放我走,否则,我就杀了你们上官家的皇帝!”

    方霄长剑一递,又是一个火球,结果了那慢了一步的金丹修士。现在,整个广场上,就剩下那个挟持着皇帝的金丹修士还站着了。方霄美目一扫:“没了他,还会有其他的上官家的人坐上皇位,可是,你违反了不伤凡人的命令,会有什么后果,可就难说了。”

    “哈哈哈,在我被派来守着这座皇城的时候,这里的凡人就全部都不在协议保护的范围内了。因为,这里的灵气浓度已经达到修真界的水平,所以,他们不算是真正凡人界的人了。”那金丹修士疯狂地大笑道:“你有火灵精,我知道,把火灵精交出来,否则,我就杀了这里所有的凡人。”

    “你确定要火灵精?”方霄露出奇怪的表情。

    那修士说道:“给我!”把剑还往上官志远的肩上压了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