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牡丹,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不喜欢做舞女,更不喜欢出卖。

    我也不喜欢,等我回家的时候,周围邻居对我指指点点的。我更不喜欢我拿着这出卖了我的尊严和灵魂的钱养着我的家人,可他们却那般地嫌弃着我。

    那个老板在租借给我买了套小房子,够我以后活着了。

    我以后也不打算嫁人了,但即使是那样,我也打算以后清清白白的活着。

    对了,我写一首歌,你看看你喜不喜欢。”

    李祎祎望着红牡丹的眼光中,带着细碎的星光。

    红牡丹微微愣了愣,以及嘲笑道。

    “顾曼璐,你别搞笑了,你会写歌?”

    “你忘了吗?我父亲以前可是在书局工作的,我也有上过学的,如果不是我父亲突然间去世,我原本是打算考音乐学院的。”

    李祎祎并不介意红牡丹对自己的嘲弄。

    “红牡丹这样吧,我把我写的这首舞女唱给你听,我的歌喉没你漂亮,音调可能也不是很好,但我相信你是识货的!”

    李祎祎说着就唱出了那首在现代影响了好几代人的当红歌曲,舞女。

    “多少人为了生活历尽了悲欢离合悲欢离合

    多少人为了生活流尽血泪流尽血泪

    心酸向谁诉啊

    有谁能够了解做舞女的悲哀

    暗暗流着眼泪也要对人笑嘻嘻……”

    顾曼璐的歌喉不是很好,甚至有些地方唱得还有些走调。

    不过还好,李祎祎已经把元歌词曲都给抄了下来。

    红牡丹顿时眼睛湿润了,而在湿润的瞬间,的眼睛迸射出异样的光彩。

    “哈哈…

    顾曼璐,你个傻子,有这般的大财,你又何苦下海呢?

    这首歌我买了,100块你看怎么样?”

    李祎祎微微有些愣神儿的,看着红牡丹。

    “顾曼璐,你是不是觉得100块少啊?这样我再给你加50块!

    就这首歌,我这一唱准火,但是这首歌也很容易让人学呀,被别人学会之后可能就…

    你以后能拿着这钱做点小生意吧!”

    :“好,成交!”李祎祎笑得很真心,虽然自己不可能缺钱,也不可能缺物资。

    但是明面上能赚来的钱还是很好的。

    “牡丹姐,我想你应该和老板好好谈谈,你应该只做一个卖艺不卖身的当红女歌手,这样你的身价才会越来越高。

    我手里还有一些其他的歌,也许你还会喜欢的。”

    “好,到时候我联系你!不过你这般的厉害,你也许会成为有名的…”

    红牡丹欲言又止,多好的孩子啊,还这么年轻,可却生生的被那群吸血鬼给毁了。

    “不了牡丹姐,我只喜欢写歌词,写一些我喜欢的东西。

    这些只要够我生活就好!这是我的地址,你偶尔可以来找我玩,但是我可不接受其他人来找我哦。

    我想以后静静的生活着不被人打扰。”

    李祎祎拒绝了红牡丹的言外之意。

    “好,没问题!”红牡丹和她相视一笑。

    显而易见的,红牡丹带着这首歌回去之后,立刻在舞厅大火完全的碾压了,最近差点抢了她风头的白玫瑰。

    更别说这首歌唱出了多少舞女的心声,真的使红牡丹拥有了大批量的真心粉。

    当然,李祎祎虽然很无耻的剽窃了,赚了在这里面的真正意义上的150块,还是觉得蛮有成就感的。

    只是,李祎祎却不知道自己被穿越大神偶尔就扔到这里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无论怎么样,李祎祎不喜欢这个乌烟瘴气的年代。

    无论是租界里这粉饰的歌舞升平。

    还是外面的民不聊生,只是这些和自己有关系吗?这一段历史终究会被淹灭。

    无论这里是平行世界还是怎么样都是如此,而自己这个外来的难道应该改变这里的应有的轨道吗?

    真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不会被这一届的天道惩罚吗?

    “祎祎,你该回来了!不该你停留的地方停留的太久,会对你产生很大的影响。”

    莫轻寒那如清泉般的声音,开始敲击着李祎祎的识海。

    李祎祎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快速的回到房间。

    给原主这嘴里塞了一颗能用上10日的辟谷丹之后,嗖的一下回去了。

    李祎祎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自己师傅微微有些担忧的双眸。

    :“师父多谢你,师傅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自己就回不来了,可是却能听着您的声音回来。”

    莫轻寒抿了抿唇,神色极为复杂:“丫头,你的道行太低,神魂还是不够凝实。

    不过不怕有我在,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出现任何问题。”

    其实只有他知道,他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心虚,任凭他认为自己神魂再强大。

    他也不认为他能斗得过天道,天道老儿,你到底要如何为什么要对我的徒弟这般的苛刻?

    为什么要给我们师徒增加这么多的磨难呢!

    “嗯,师父,我相信你!”李祎祎这神情却是极为的淡然。

    好吧,这傻丫头一直对自己师傅有一种迷之自信,在她眼里,她的师父是最厉害的,是无所不能的。

    “师父你要不要听听那地方的事情?我给你讲讲…”

    莫轻寒确是拒绝:“为师对那个没兴趣为师有兴趣的是把你留在身边,别让你出事。”

    “师傅”李祎祎跺了跺脚,这耳朵尖儿都开始红了。

    却突然间猛的站起来,就往某个男人怀里扑。

    “李祎祎,你个死丫头给我老实点。”好嘛,为师这两个字儿他也不讲了。

    “师傅师傅,你抱抱我吗?你知不知道我在那里呀,很害怕,就怕回不来再也看不到你了。”

    李祎祎才不管自己师傅说什么,就是赖皮的抱着他死活不撒手。

    莫轻寒………

    这从那种奇怪的界面来的人都是如此的这般的开放吗?

    上辈子这小丫头还算蛮乖的呀,怎么这辈子就是如此?

    难道真的像被师兄说的那样,这丫头被自己惯的已经无法无天的不知天高地厚了吗?

    “师傅师傅,我感觉你的心跳跳的好快啊!师傅师傅,你是不是特别特别的爱我,爱我爱得要死!

    师父师父,如果哪一天我要挂了,你会也直接结束生命陪我一起吗?”

    某个小女孩咄咄逼人的。

    “不会”莫轻寒嘴中吐出的那两个字是相当的冰寒。

    “师傅…您怎可以如此?”李祎祎顿时扎心了。

    “你要是死掉,师傅就是下鬼界也给你抓回来,你就算魂飞魄散,师傅也想办法把你的魂魄都给招回来。

    不过你要胆敢如此的话,那我绝对给你禁锢在师傅的养魂玉里。

    让你永永远远的在那里居住着,永远不让你出来,让你永永远远的留在为师身边。”

    “哼”李祎祎气哼哼的转过头去。

    自己师傅这样说倒是安慰了一下自己,可怎么听得怪怪的呀,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