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全部满分 > 第859章 临危受命

第859章 临危受命

    “瞎说!”冥钟燕面飞红霞啐道:“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我只是觉得那个年轻人。。。挺好的。”

    多宝立刻瞪起眼道:”还说不是,公主殿下,那年轻人在哪,我去把他叫来,让你好好审问一番。“

    ”别瞎闹!“冥钟燕拉住跃跃欲试的多宝,怅然叹道:”今日父王突然罹难,还不知会生出多少事端,谁还有心思去琢磨这个。“

    话音刚落,一队手持兵刃的侍卫冲了过来,为首一人道:”奉王妃娘娘的命令,请公主殿下移驾冰霜阁!“

    ”什么?“多宝大怒道:”那是囚禁犯人的地方,为什么让公主去那里?“

    侍卫首领冷冷道:”不知道,有什么话去问王妃娘娘,请公主移驾!“

    多宝还想跟侍卫争辩,被冥钟燕制止,说道:“好,等本宫回去收拾下就来!”转头对满脸不服气的多宝道:“你跟我进来。”

    几名侍卫象押送犯人一样跟着冥钟燕去寝宫,多宝怒道:“你们几个要不要脸,女人们住的地方也随便跟进来!”

    为首侍卫道:“还请公主尽快出来,王妃娘娘在等我们回话。“

    ”好!“冥钟燕一拉多宝走进殿门。

    一进门,多宝狠狠把宫门关上,气的差点蹦起来,叫道:“公主殿下,他们太过分了,明明冥沙王选的继承人是你,他们凭什么!”

    冥钟燕叹道:”多宝,现在王宫里的侍卫都听太师指挥,王妃跟太师又是一伙,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我不甘心!”多宝气鼓鼓叫道:“他们分明是趁机篡位!”

    “多宝!”冥钟燕厉声呵斥道:”别瞎说,本宫只剩你一个亲信,你还急着找死不成?父王好端端的怎么病倒,魔沙兽为何疯狂攻击城墙,那琉璃灯挂在屋顶数百年,怎么会突然掉下来,这些事你当本宫不怀疑?”

    多宝瞪大眼道:“公主,你的意思是,他们早就想动手了?”

    “如果他们不知道父王给我手谕,大概还不会这么着急,可惜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只要进了冰霜阁再也别想出来。“冥钟燕怅然道:”这都是命。“

    多宝不说话了,以她的眼界只是觉得冥沙王后娶得这个王妃特别坏,串通太师欺负长公主,可她想不到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曲折。

    ”去把东西收拾下,外面那些人不会等我们很久。“冥钟燕吩咐道,又喃喃道:“或许他们还有别的任务。”

    多宝虽然不算聪明,却能听出这句话的深意,问道:“公主殿下,他,他们不会是要下毒手吧?”

    冥钟燕瞳孔缩了下,冷冷道:”不管他们做什么,都要做好最坏打算。“

    多宝听的心惊肉跳,不敢多言跑去收拾随身衣物细软,当她习惯性的关外面的窗户时,看到了梁风,惊道:”你,你是什么人?“

    梁风一路尾随来到公主寝宫,悄悄绕到后面的窗口,他已经明白想摆脱眼前的困境就要找个帮手,冥钟燕无疑是最佳人选,因为她同样在落难,又被奸人算计朝不保夕,还有一条是她对自己有好感!

    冥钟燕听到多宝的声音跟过来,发现外面的不速之客竟然是梁风,不由又惊又喜,轻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已经逃走了吗?“

    梁风一扶窗框纵身一跃,本想来个潇洒的跳马动作,没想心思到了力气却不够,一脚踢在窗框上跌了个嘴啃泥。

    多宝看他狼狈的样子,捂着嘴偷笑,揶揄道:”公主殿下,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住口!“冥钟燕被多宝揭破心事,脸色绯红恼道:”你去前面看着,别让外面那些混账闯进来!“

    多宝一脸我很懂的表情,坏笑着跑了出去,还顺手关上房门。

    冥钟燕被多宝多余的动作搞的很尴尬,笑笑道:”多宝就是个多嘴多舌的丫头。“

    ”见过长公主!“梁风施礼道:”梁风不请自来还请见谅。“

    冥钟燕叹道:”长话短说,一会我就要被押送去冰霜阁,你来这有事?“

    ”有事,刚刚在下无意听到公主说的话,所以跟来想问个问题。“梁风一脸严肃问道。

    冥钟燕立刻想到她刚刚跟多宝吐露心事恐怕被他听到,脸上飞起红霞,羞涩道:”你,何必多此一举,自己知道就好。”

    梁风道;“不行,在下必须确认公主真正的想法。”

    “你,想确认什么想法?”冥钟燕低着头扭捏问道。

    “在下想帮你击败太师和王妃,登上冥沙王位,公主殿下可愿意?”梁风说的一字一顿斩钉截铁。

    冥钟燕惊讶的抬头看着梁风,实在没想到梁风来找她是为这事,眨眨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又摇头道:“你手无缚鸡之力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凭什么来帮我?”

    梁风说道:“不瞒公主殿下,在下原本是星使境修士,只是无意受伤才会变成这样,只要能恢复,区区一些侍卫兵士不在话下。”

    “可是,我马上要被押送到冰霜阁,同样没法帮你。”冥钟燕失落道:“王妃跟太师已经控制住这里的侍卫,外面那些忠于父王的兵士又联络不上,没机会的。”

    梁风已经看出外面的兵士跟王宫里的侍卫不是一路,后者的身份地位要远远高于前者,再听冥钟燕所说,更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于是说道:“刚刚在下听公主说冥沙王留给公主一份手谕,委托公主殿下在极端情况下管理政事,可有此事?”

    “有!”冥钟燕也不多说,打开衣柜从一处暗格内取出一张信笺,说道:“这就是父王亲笔手书,不过就算拿这个去跟王妃太师对峙他们也不承认,只会说是假造的。”

    梁风结果手谕仔细看了一遍,确实如冥钟燕所说,万一冥沙王有所不测,冥沙王封地所有事宜由长公主冥钟燕掌管,上面还盖了冥沙王的官印。

    ”这份手谕如果拿出去给冥沙兵士看,他们会不会相信?“梁风问道。

    冥钟燕想了想道:“给普通兵士看没用,这份手谕只能送到冥沙都护府交给林子龙都统才行,他是父王的亲信,如果看到手谕应该会照办。”

    “都护府?”梁风哪知道都护府在哪,不过还是点点头道:“在下可以去试试。”

    冥钟燕红着脸道:“如果你能助本宫逃过这场劫难,你想要什么报酬本宫都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