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 > 第368章 完全没有输的理由

第368章 完全没有输的理由

    8点整,直播准时开始。

    今天的演播厅布置和以前有所不同,在大厅里专门为选手们布置了一个选手席。

    此时,16名选手已经按照战队分组,坐在选手席不同的区域里。

    比较引人注目的,是选手席里一个戴面具的女孩。

    美艳的女主持人在说了一大堆废话,并感谢了赞助商后,终于话题一转。

    “今天晚上首先要进行的,是苏曼芫导师组和海明威导师组的对决。大家现在一定很想知道,两位导师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吧?那么我们就请两位导师来谈一谈。”

    “海明威老师,根据我们在网上进行的调查问卷,大多数观众都看好你的组能获胜。你本人怎么看?”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海明威老师真风趣。那么,能不能请你预测一下比赛进程。”

    “我的选手登台,唱歌,打分,赢了,走人。”

    “……”主持人心想,mmp,你不按台本说话真的好么?

    还好她的随机应变能力也挺强,笑眯眯地说:“海明威老师真是自信啊。在4场对决中,你觉得你战队的选手能赢下几场?”

    “当然是全部啊。”

    主持人被噎得没话说,如果这不是直播,她肯定会翻个白眼。

    她马上调整方向,开始询问苏曼芫:“苏天后,从以往的战绩来看,你在音乐领域可以说是常胜不败。但以前是你自己亲自厮杀,而现在是担任导师,这对你来说应该是比较新鲜的体验吧。你有信心能赢下这次的对决么?”

    苏曼芫语气柔柔地说:“没信心呢,海明威是非常优秀的导师,他的组里有几位实力很强的选手。我只能说,希望我战队的选手能正常发挥,不留遗憾。”

    这才是我所期待的正常的回答啊。主持人笑眯眯:“在四场对决中,你觉得哪些场次你比较有把握?”

    “都没有把握呢!我说了,海明威组的实力更强一点。但是实力是一方面,发挥也是相当重要。谁能发挥更好,谁就能赢下对决吧。我组的选手其实也实力非常坚挺,外界对他们的评价有点偏低了。其实只要他们发挥好了,胜负还是两说。”

    “苏天后的回答还真是不卑不亢呢!其实我个人也认为,两组选手在实力方面,并没有悬殊的差距。今天的对决,基本上是势均力敌的,胜负取决于各自的发挥,”美艳的女主持人甩了甩秀发,“那么,今天的第一场对决,是余鱼对战邬杏儿,她们对决的歌曲选择范围是自然环境-光影。这是一个相当有难度的题目。苏天后,你觉得邬杏儿能为你带来开门红吗?”

    苏曼芫笑得云淡风轻,“我觉得她是有机会做到的,她和余鱼的实力差距并不大。我听过她准备的歌,真的是一首非常动听的歌。”

    主持人又问杜采歌:“海明威老师,你怎么看?”

    “我用眼睛看。”

    “……呵呵,你真幽默。你觉得余鱼选手能获胜吗?”

    “当然,这是碾压局。她如果输了,我回去把她吊起来打。”

    这时镜头给到选手席,那个戴面具的女孩身上。

    主持人故意掩口惊呼:“不至于吧!海明威老师你也太严厉了。”

    “只要参加比赛,就会有输有赢,我不是不允许她输。但是输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输给这个人。”杜采歌面无表情地说。

    “哦,”主持人的美眸顾盼了一下,“据说海明威老师你与邬杏儿选手有些私人恩怨……”

    “没有。”

    “啊?”

    “没有私人恩怨。”

    “但是你刚才说的话……”

    “是我那不争气的徒弟和邬杏儿有私人恩怨。具体情况我不会说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余鱼注定会是一个能在流行音乐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歌手,邬杏儿只是她前进路上的一块小小绊脚石,不值一提。”

    主持人不敢问下去了。

    她虽然想要一点猛料,但是如果料太猛了,就容易演变成直播事故。

    本来这时候她应该再去问问苏曼芫的看法,但她很清楚苏曼芫和杜采歌是有些牵扯不清的。

    这个时候去问苏曼芫,不见得是好主意。

    节目组需要的是话题,不是惊吓。

    于是她轻盈地转身,微笑道:“那么接下来有请余鱼选手,她今天准备的歌曲是,绿光。”

    下面的现场观众交头接耳:“绿光,是什么光?”

    “总觉得有个绿字就让人发慌。”

    “额。这是余鱼?她怎么戴面具了?”

    “也没说这节目里不能戴面具吧,反正她长得也不漂亮,遮住脸没损失。”

    “你们忘了她的师父是谁?海明威以前也是每次唱歌都会戴面具的。”

    “她今天这打扮太土味了吧。我了个去!”

    “无所谓了,反正她穿什么都不好看。”

    在议论纷纷中,余鱼戴着“浪客剑心-卷町操”的面具,从选手席起身,步伐轻盈地走上台。

    她以前几乎从没感受过这种“步伐轻盈”的感觉。

    特别是在即将演唱的时候。

    她总是感到胸闷心慌,有时脚像灌铅一样沉重,有时会觉得脚在踩棉花,恶心想吐。

    而现在,真奇妙,仅仅是一个面具,就让她的感受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怪不得老师以前那么喜欢戴面具呢。

    戴上了面具,就阻断了视线。

    别人就看不见我。

    不会对我品头论足。

    我能在安静的角落里,无人打扰地唱着自己想唱的歌。

    在舞台中央,余鱼站定。

    此刻她微笑着,笑得非常自然。

    因为她不用担心自己的笑被人看见,不用担心别人嘲笑她,说她笑容很傻,说她越笑越丑。

    她也不担心别人批评她站姿不标准,腰不直,背不挺。

    真奇妙,一张小小的面具,竟然有着如此魔力。

    前奏响起,她用脚跟打着拍子,感觉整个人十分放松。

    这首歌她很喜欢,轻快,清新。

    练习了这么久,她有自信能唱好。

    她右手持着话筒,左手叉腰,跳起了笨拙的踢踏舞。

    虽然动作很笨,但她丝毫没有紧张,也没有慌乱,因为她戴着面具,她不害怕别人的评价。

    跳得笨又怎么样,舞姿难看又怎么样,她本人躲在面具后,她是安全的!

    “期待着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多么奇妙的际遇!”

    “翻越过前面山顶,和层层白云,绿光在哪里。”

    “触电般不可思议,像一个奇迹,划过我的生命里。”

    “不同于任何意义,你就是绿光,如此的唯一!”

    观众们发出长长的“咦”,邬杏儿下意识地掩嘴,想遮掩自己惊讶的表情。

    杜采歌轻轻用手打着拍子。

    单单只论这一首歌,满分100分的话,他会给余鱼99,少给1分是怕她骄傲。

    孙燕紫的这首《绿光》本身就是经典作品,余鱼也有足够的实力来演绎。

    再加上,她那虽然看着笨拙,但是跳得非常投入的踢踏舞。

    这不给100分就没天理了。

    杜采歌不想去考虑,这场比赛能不能赢。

    这是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因为完全没有输的理由啊!

    所以,此时他只是静静地欣赏这个徒儿的表演。

    其实从录制“音乐新力量”以来,他对余鱼是不满意的。

    因为大家都在进步,而余鱼却是在原地踏步。

    在演艺圈里,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原地踏步,等于慢性死亡。

    杜采歌知道症结在哪里。

    余鱼的内心太敏感纤细,过于内向了。

    即使在酒吧里演出,她都会感到不自在。

    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大舞台上。

    不过他又没法说什么。

    因为余鱼的态度其实一直很明确,她没想要成为大明星,没想要赚大钱。

    她很安于现状,很容易满足的。

    只要能有音乐为伴,能养活自己,然后有时间去揣摩、钻研音乐,创作音乐,她就乐不思蜀了。

    所以如果杜采歌对她说“你要努力,再努力,去适应舞台,利用这档节目实现完美的出道,然后一步步成为大明星,甚至成为下一个歌后”,那只会让她无所适从,彷徨失措。

    杜采歌原本都打算放弃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灵机一动,竟然取得了这么好的效果。

    从这一点来看,余鱼的问题还真不是内向、敏感什么的。

    应该说,她原本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

    只是被“内向敏感”这样的外在表现给掩盖了。

    如果仅仅是内向敏感,没可能一副面具就让她有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此时不是深究的时候。

    大不了以后把余鱼介绍到陈泉老师那里去,帮她慢慢地消除心理问题吧。

    “遇见了一个传奇,却如此熟悉,在天空里的精灵。”

    “说一声listen  to  me。有一道绿光,幸福在哪里。”

    余鱼快乐地唱着。

    她很久没有这么快乐地唱歌了。

    以前在酒吧唱歌,她总是担心自己没唱好,会被顾客嘲笑,被领班扣工资,甚至被酒吧解约。

    自从参加“音乐新力量”,她担心自己唱得不好,给老师丢脸,担心被人说她是靠着裙带关系才入选,所以背负着沉沉的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