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 > 第366章 王茜见申劲松

第366章 王茜见申劲松

    王茜和邬杏儿走出电视台时,来接她们的车是一辆湖蓝色的“奔霄”。

    王茜不是爱车之人,也不像男孩子那样对汽车啊之类的机械有那么多的关注和了解。

    但这款车算是国产车名气的巅峰了。

    并不是说“奔霄”是最好的,但确实知名度非常高,销售量在同档次的车型里也是常年居高不下。

    比赤骥卖得还好。

    杜采歌的那款明红色赤骥已经算是非常热销的产品了。

    千万别误会,觉得赤骥才20多万,是中低档车。

    这个世界,大华元兑美元的比例差不多是1:2。

    而10万美元的车,怎么都算不上差了。

    就拿地球上的车型来说,便宜的奔驰s级也才十几万美元;大家耳熟能详,作为入门级豪车的保时捷卡宴也才10万美元。

    实际上,20多万的赤骥,大致相当于地球上80万软妹币左右的进口车。

    而奔霄的售价是35万大华元,大致相当于地球上140万左右的进口车。

    这样的车,你说它是奢侈品、顶级豪车吧,显然还没到那个级别。

    但是呢,也算是比较气派、开出去很有面子的一款车了,勉强也称得上豪车。

    王茜的父母都是中等收入,所以家境还算不错的,当年的车祸得到了杜采歌的赔偿,家里几乎没花什么钱。

    但她也还没机会乘坐奔霄这种档次的车。

    上了车以后,看到车里那些显然很高档的内饰,真皮座椅,很有科幻色彩的中控台,那诸多的细节立刻震慑住了她。

    她毕竟只是个21岁的孩子,尽管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也因此非常早熟,但见识限制了她。

    坐进车里之后,她的心脏跳得非常慌乱,许多控制不住的荒诞想象涌了上来。

    比如对方会不会把她带到偏僻的地方严刑逼供啊?

    比如会不会从后面突然飞出一根绳索勒住她的脖子啊。

    诸如此类,明知不可能发生的事,但就是控制不住去想象。

    还好这些年苦难让她成长了许多,现在她能勉强保持着脸上的镇定。

    至于邬杏儿,坐这样的豪车丝毫没有好奇、或者忐忑。

    她还在一辆同款车上和别人车蒸过呢。

    额,当时是谁来着?不记得了,甚至连年龄、体型、姿势和持续时间都已经变得模糊。

    她印象深刻的是,对方挺有钱的,用的是lv的包包,好像要3万多一个。

    然后出手也算潇洒,事后给她买了台崭新的进口mp3,当时的市场价要700多一台;另外还给了她2000块零花钱。

    对这个价,她本人是挺满意的。

    毕竟她不是专业出来卖的,不收费,(明码标价的话只会降低她的身价),只能是对方看心情给她点零花钱,通常是三五百。

    更多的时候,她自己喝得烂醉如泥,根本不知道睡她的是谁,别人也是醒来就提裤子走人,根本不给钱。

    邬杏儿很快就把这些不愉快的记忆抛开。

    以后她就是明星了,想睡她不是三五百,甚至不是三五千就可以的了。

    她不介意自己被男人看做是商品。

    但讨厌自己是一种“廉价商品”的感觉。

    “茜茜,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你脸色有点白。”

    王茜本色演出,勉强笑了一下:“让你笑话了,我在紧张呢,我还没坐过这么好的车。”

    “这有什么,你是名牌大学生,以后找个好工作,再嫁个有钱的男人,轻轻松松就能开这样的车。”邬杏儿说这话,本来只是想调侃王茜。

    但说完她发现,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毕竟,一个985大学毕业,模样也不难看的女孩子,以后进入上流社会的概率比她这样的高多了。

    她爬到今天这样的位置,还不算正式出道,都已经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

    光是为了把那张cd送到陈经理的办公桌上,她就陪4个男人睡了。

    以后如果想要成名,成为一线明星,赚大钱,不知道还要付出多少代价。

    相对而言,王茜这样有着完整的家庭,有读书头脑的女孩子,就比她容易多了。

    就算发不了大财,以后考个公务员、当个老师或者医生,找个潜力股嫁了,一样有可能进入上流社会。

    顿时她的心情就复杂起来,隐蔽地看了一眼王茜的脚,幸灾乐祸的想:就算以后你开得起这样的豪车,你这脚也没法开啊。

    王茜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过了一会才说:“我们这是去见谁啊?你还要保密到什么时候。”

    邬杏儿笑道:“嘻嘻,其实也不是为了保密啦,只是之前他也没说一定会来,所以我不好给你肯定的答复。”

    “是谁啊?”

    “我们公司的副总裁,申总。”邬杏儿露出崇拜的目光。

    果然。

    王茜心道,果然被海明威料中了。

    “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么?”王茜用天真的语气说,“如果我揭露了海明威,他真的能保住我?”

    “当然可以,他是个很好的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喜欢提携后辈。如果你愿意揭露海明威,他一定会保下你的!如果你想进入演艺圈发展,他也会全力帮助你。”

    “是嘛?那我会当真的哦。最近我觉得自己唱歌不错,真的可以进军演艺圈呢!”

    你那嗓子,还演艺圈?邬杏儿差点笑出猪叫声。不过她还是假惺惺地说:“你的演唱感情充沛,我觉得你和小鱼儿一样厉害呢。”

    两个女孩子互飙演技,都觉得自己的演技最棒了,对方是渣渣肯定已经上当了。

    汽车平稳地开过大桥,来到云麓山下。

    王茜就在这边读书,对这边了解挺多,她知道云麓山下有不少消费极高的私人会所、私房菜馆。

    果然,“奔霄”来到山脚下一处很古色古香的建筑,司机停好车,告诉她们:“申总订好了包厢,666包厢,你们直接进去吧。”

    邬杏儿先跳下车,然后友好地伸出手。王茜搭着她的手下车,在邬杏儿的搀扶下慢慢地拖着脚往里走,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当然,是塑料姐妹花。

    这家饭店名为“紫烟阁”。

    或许是取了“日照香炉生紫烟”的意境。

    但是云麓山下,似乎并没有“日照香炉”的景点?

    总之不太应景。

    店里几乎是纯木石结构,没有砖块。

    大堂里有一个用青石砌的小池塘,几尾锦鲤游曳,还有一架小水车,颇有情调。

    包厢里,桌椅、墙壁都是纯木,而且桌椅看上去不是工业品,而是手工打造,每一条椅子都有细微的区别。

    这样一套的造价可就不菲了。

    有年轻靓丽的服务员用一套青花瓷的茶具给两个女孩泡了一壶黑茶,两人喝着茶,随口闲聊。

    过了大约一刻钟,一个高大的人影掀开了包厢的帘子。

    那人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非常犯规的年轻女人。

    邬杏儿立刻起身,微微鞠躬:“申总。”

    “小邬。”申劲松大步流星地来到桌边,拉开一条椅子自来熟地坐下,对王茜点点头:“你是小王吧。不用起来,你腿脚不方便,坐着别动。”

    王茜认真打量着他。

    申劲松看上去像三十多岁、年富力强的青年。不过根据网上的资料,他已经四十好几了。

    头发浓密,黑得发亮。

    他的相貌堂堂,非常威严。在一些人看来,会觉得他很英俊。但他的线条太硬朗了,王茜喜欢柔美一点的,比如姜佑曦那样的。

    此时他的脸上挂着很亲切的笑容,但是身上的气场又很强,是那种让人“大气都不敢出”的气场。

    他身后那个女人,王茜没有细看,总之是不重要的小角色。

    王茜窒了窒,才低头小声招呼:“申总你好,我是王茜。”

    在申劲松进包厢室,她作势要起身行礼。

    但是不出意料地,申劲松没让她站起来。借着坐回去的动作,她已经隐蔽地按下了随身小包里的录音笔的录音键。

    这个年代的录音笔,一般在按下录音键时会有非常清晰的“咔哒”声,而在录制时也能听到电子产品的轻微“沙沙”噪声。

    但她的这支录音笔很高档,录音时几乎没有响声,不虞被人发现。

    那个女人替申劲松把碗筷摆好、烫好,这才带着香风坐下。

    在闲聊几句后,就有服务员送菜上来。

    申劲松没有拿酒,就拿了一扎鲜榨百香果汁。

    大家喝着果汁,吃着鲜美的菜肴。

    在申劲松这控场大师的刻意控场下,氛围很不错。

    而那个叫廖宥佳的女人和邬杏儿也都很善于捧哏,席间显得其乐融融。

    但是王茜有点心急。

    因为录音笔的录音时间是有限的,可申劲松始终不提到正题。

    到了吃完饭,邬杏儿笑着开口:“明天早上就是我们接受采访的时候了。茜茜,你告诉申总,明天你打算对记者说什么。”

    “恩!”王茜轻了轻嗓子,正要按计划演出,申劲松抬手叫停。

    “说点别的有趣的吧。至于你要对记者说什么,那是你的事,我不干涉。”

    一桌人都震惊了。

    什么鬼?

    这完全打乱了计划好不好?

    王茜张了张嘴,却没法继续下去。

    邬杏儿眼珠子一转,笑道:“那就不说这个。申总,我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吧!”

    “恩,这我倒是挺感兴趣,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