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普普通通大师姐 > 一百四十七、他终究是个外人

一百四十七、他终究是个外人

    “朱果?”安思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东西,便好奇地回头问纪博伦道:“纪师兄,朱果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

    修真界的东西不能凭借名字就判定能不能吃,安思梅曾经吃过亏。

    有一回她看到有人卖通体漆黑却隐现红光的玄铁果,也没问清楚是做什么用的就买了。

    后来一口咬下,差点把牙给崩坏。

    还是纪师兄告诉她,玄铁果那玩意儿,是炼器用的。

    纪博伦无奈又宠溺地看了她一眼,除了“能好怎”,就不能动动脑子想点别的?

    比如说她面前这个活生生的有问必答、有求必应纪师兄。

    纪博伦也不理会南舒景那自得的表情,只是简单解释道:“朱果能强身健体、提升修为,对于修士而言,是上好的助益灵果,如今在修真界应当灭绝了才对。能吃、没吃过、直接吃。”

    朱果是上古奇花异果之一,如今修真界的灵气浓度是无法种活和供养朱果成长的。

    他知道得这么清楚,也是因为中州纪氏藏书阁中,恰好也有一份《草木芳华录》的玉简。

    安思梅眼睛一亮,这东西已经灭绝又再度出现,听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

    说不准就能让纪师兄把元婴法身缺失的小手指长回来。

    她迫不及待地问道:“南道友,这朱果肯定很珍贵吧?若是我跟你们一起去朱雀墓,能不能分到一枚啊?”

    刚问完,她又觉得自己这话好像要占人便宜似的,便补充解释道:“我可以用灵石购买的,只是我存的灵石不多。不过我还可以去任务堂用贡献点兑换了木玄大师的丹药,再和南道友你做交换。”

    南舒景隐约感觉自己好像被排斥了。

    安思梅吃她那纪师兄的洛神花糕一点都不见外,怎么跟他就要算得这样清楚?

    他也不是没见识的,此时已发觉那洛神花糕中蕴含着极其浓郁的灵气和淡雅却持久的花香。

    可见这茶点使用的是最上乘的洛神花,说不定还用了灵液。

    任何一种奇花异草、天材地宝,有上乘两字,便不是普通修士能够承担得起的。

    难不成这个看上去清瘦又温雅的男修士,真的和中州纪氏有关?

    如果真是那样,他除了长相略胜一筹,便再没有什么优势了。

    可他是个修士,修真界以实力为尊,这么丁点儿不能增加战斗力的优势又有什么用?

    南舒景不死心地说道:“安道友这样说就太见外了。事实上,我南氏已经召集了人手,不日就要前往聚窟洲。如今还能再加上一人同往,不如安道友也一起去。”

    林玄真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安思梅羊入虎口,她随手收起吃瓜的小桌子小板凳,又撤下隐匿阵,现出了身形。

    这些事看似复杂,实际上只耗费了一眨眼的时间。

    不待纪博伦开口,林玄真便出声道:“不必麻烦南道友。”

    安思梅被突然现身的大师姐吓了一跳。

    不过她没多想,端起最后一块洛神花糕,殷勤地递到林玄真眼前:“林师姐,今天纪师兄做的茶点特别好吃,酸酸甜甜的,还有花香。你尝尝?”

    安思梅入门前是个采药的农女,只识得几个简单的大字。

    入门两百年,尽管已经识文断字,但夸赞起灵食来,依然是简单直白的一句“好吃”。中国库

    林玄真接过洛神花糕,咬了一口,便忍不住感到惊讶。

    在她心里,这旁人做的灵食再怎么好吃,也比不上师父和师兄们的手艺。

    可这纪博伦做的茶点,虽然还差点火候,却很有几分意思。

    林玄真内心的天平,啪嗒一声,完全倾向了纪博伦。

    南舒景什么的,和纪博伦比起来,也太不上心了。

    林玄真看了三人一眼,面不改色心不跳,道:“我本就是来传话的。天雷门已得到朱雀墓的消息,掌门决定叫纪师弟带队,前往聚窟洲。话虽如此,还是多谢南道友告知朱果的消息。”

    ……

    南舒景确定,他被排斥了。

    和院中三人相较,他终究是个外人。

    南舒景有些沮丧,又有些失落,还觉得自己有些自以为是的可笑。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愣愣地看着安思梅发起了呆。

    纪博伦走了两步,挡住他的视线,温和道:“南道友,我这就准备去找掌门师弟商量朱雀墓之事。届时我们约在朱雀墓再切磋一番,可好?”

    纪博伦这是直接替安思梅下逐客令了。

    安思梅毫无所觉地附和道:“南道友,你帮了我大忙,太谢谢你了。去了朱雀墓,要是有多的朱果,我到时候一定分你一颗。”

    前提是有多的朱果。

    如果能有个十来颗的话,可以分给南舒景一颗。

    安思梅觉得自己十分大方有礼了,天雷门内都很少有人像她这样大方的。

    南舒景闻言,却好像得了什么承诺,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安道友,一言为定!咱们朱雀墓前,不见不散!”

    说完,他生怕安思梅反悔似的,御剑飞离了天雷门,那速度比起逃命都差不了多少。

    纪博伦皱了皱眉,但碍于林玄真在场,没说什么。

    安思梅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忍不住问道:“大师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林玄真一点也不心虚地岔开话题道:“刚到不久。你准备一下,我带你去见见常思意。”

    安思梅又掐了个清尘诀,确保自己干干净净的,嘴边没有碎屑残留:“我准备好了。”

    林玄真又看了纪博伦一眼,传音吩咐道:“纪师弟,你去找张方说这凤凰墓之事,届时我会与你们同行。”

    纪博伦心里微微惊讶,原来大师姐之前说的,掌门准备派人去朱雀墓的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只是想帮他打发那南舒景罢了。

    看来大师姐也很看好他和安师妹!

    大师姐不愧是和木真大师虐心虐爱的霸道师姐,这么快就发现了他的小心思。

    有了大师姐的支持,他又有信心了。

    纪博伦传音应下后,对安思梅说了一声,才收起茶具和茶点,御剑向天雷峰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