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到了这里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戒噌和戒忆已经是南少林出类拔萃的武僧,尤其是戒忆,他的实战能力足以排进少林前三,其他人的武功也就和他在伯仲之间。

    王忠用他的武功彻底压服了南少林,嵩山派插足南方已经全无阻碍,最起码表面上南少不会为难嵩山派。

    “施主剑法通圣,少林不及也,也只有当年华山派的那位才能比肩。”智慧禅师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故意对王忠说道。

    “华山风清扬吗?”王忠沉声道:“大师见过风清扬前辈?”

    “三十多年前有幸见过风老前辈的风采,独孤九剑冠绝武林,天下无出其右。”智慧禅师意有所指道。

    “可惜风前辈纵横江湖那会我还小,不能领略独孤九剑的风采,甚罕。”王忠由衷道。

    王忠自然知道风清扬隐居华山后山,不过此时风清扬已经九十多岁,半截子入土,还有多少战力很不好说,王忠想要领略的是风清扬巅峰时期的“独孤九剑”,此时的风清扬太老了,战力恐怕连三十年前的五成都没有。

    “独孤九剑破尽天下武学,施主的剑法虽妙,可距离风老前辈的境界还有一段距离。”智慧禅师这话就有点诛心了,有些故意挑拨的意思。

    “武功高低,剑法优劣也要比过才知道。”王忠看似不服气,说的却是心里话。

    王忠此时正直壮年,功力还未到达巅峰,还有进步空间,而风清扬垂垂老矣,已经不可能威胁到他。

    “只希望独孤九剑传人快点出世。”王忠话锋一转道:“不知少林还有何高手能与晚辈切磋。”

    智慧禅师气结,可是沉默许久后,才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本寺却是还有一位高僧可与施主一战,不过高僧精研佛法多年,多年不与外人接触。”

    “哦?”王忠好奇道:“这位高僧可在寺中?”

    “正在寺中禅房内修佛,施主请与我来。”智慧禅师退散一众武僧,甚至让智通和尚也离去,自己亲自带着王忠来到少林寺内院的一间禅房外。

    推开禅房大门,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僧映入王忠眼帘,灰白的僧袍被洗的干干净净,正坐在蒲团上默念佛经,只是一个和尚一头白发实在让人奇怪。

    “这位是我智心师兄,常年修习闭口禅,不能与施主见礼,还请勿怪。”智慧禅师为王忠介绍道。

    智慧禅师今年都快80岁,他的师兄年纪想必更老,可看智心光滑的皮肤,若是剃掉白胡子,说他40岁都有人信。

    通常内功臻致化境者,会有返老还童的异样,传闻武当祖师百岁之时面如婴儿,身强体壮,有如一个小伙子。

    不过传说毕竟是传说,王忠一个也没见过。

    难道这个智心和尚是个张三丰般的高手,笑傲原著没提呀!

    王忠摸不着头脑,对智慧禅师问道:“不知智心大师想与晚辈比什么?”

    智心缓缓看了王忠一眼,指了指他对面的蒲团,示意王忠坐上去。

    “智心师兄这些年钻研佛法,早已荒废武功,唯有内功一道还能与施主切磋一下。”智慧禅师一脸笑意,王忠却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和尚比内功,王忠还没闲的弹疼。

    佛门武功属于玄门正宗,越练到后面越厉害,理论上,智心和尚内功最起码有一甲子以上修为,肯定深厚的不像话,可能比少林方证大师还厉害。

    比武功王忠不怕,内功再深,智心也是一个八十多的老头,实战能力堪忧,可能还不如练成燃木刀法的戒忆。

    可专比内力,智心和尚的优势就大了去,可能东方不败都得败上一次。

    智慧禅师这个老和尚这就无耻了。

    看着王忠渐渐发黑的脸色,智慧禅师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听闻贵派左掌门剑法气功力压五岳,老衲见识过施主的剑法后,对嵩山派内功好奇的紧。”

    “这次比内功只是单纯切磋,无论结果如何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王忠算是看出来了,智慧这老和尚明知南少林无人能胜过王忠,所以才派出智心老和尚找回一点场子,不能让嵩山派小看了去。

    “还出家人呢,心眼这么小!”王忠心里腓腹一句,最后还是同意了智慧的要求。

    武者比斗内功其实比斗外功更加凶险,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当智心和王忠双掌相触,两人气机就沟通在一起,就看谁的内力能压的过谁。

    比内功非常无聊,没什么套路,就是两人内力相触,力强者胜,力弱者败,半点做不了假。

    智慧原以为凭借智心近八十多年的内力水平,败王忠也就一刻钟功夫,可结果大大出乎了智慧预料。

    两人斗内功已经一个时辰,竟然还没分出胜负,看两人头上热气蒸腾的样子,明显是内功运转到极致的表现。

    智慧没想到王忠不过四十之龄,内功竟然能与智心平分秋色。

    其实智慧猜错了一点,王忠的内功远远比不过智心,只是他练成“一以贯之神功”,对内力的控制力远在智心之上,加上可以全功力输出,耐力又极为惊人,这才与智心斗了一个时辰。

    相反,智心虽然功力是王忠几倍,可是每次运使都得小心翼翼的分出一股,运行于经脉之中,如果一股脑全部动用,只有经脉尽断的下场。

    加上智心的内力是用一点少一点,王忠却因为控制力的原因,消耗极少,此消彼长下,智心才一直压不下王忠。

    不过智心毕竟比王忠多练四十年内功,时间久了对王忠极为不利,两人彼此心里都清楚,所以一个时辰后,双双收手。

    “大师内功深厚,晚辈远不及也。”王忠收功后,大笑说道。

    智心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本书,缓缓递给王忠,然后就闭口不言,默念佛经。

    王忠看着书册上“枯荣禅功”四个字,一时也摸不清智心此举何意。

    “师兄一生钻研枯荣禅功,没有收徒,眼见施主资质过人,可传衣钵,这才将自己神功相授。”智慧明白师兄意思,为王忠解惑道。

    比输了还有秘籍拿,王忠怎好拒绝,直接将书往怀里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