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尘炉 > 第五百六十八章:相守

第五百六十八章:相守

    玄黄妖城以北约莫九万里外,有着一座高约三百丈的青石小山,在众多妖者口中,这座小山有个古怪的名字,唤作“灵?山”,灵?山漫山遍野生长着一种唤作“三蓝晶”的特殊灵植,这种灵植是一种唤作“三彩飞蝶”的最爱。

    不过以三蓝晶为食的三彩飞蝶排泄之物是一种唤作“蓝晶”的特殊之物,蓝晶气味辛辣,这种气味对很多妖者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就如同人族对于粪便的感觉一样。只是对人族来说,这种蓝晶却是炼制一种唤作“蓝薰丸”不可缺少的灵材之一。

    蓝薰丸是一种用途广泛的驱虫增香之物,在人族中广为流传,价值不菲。不过由于这座灵?山深入妖族腹地,只有每百年青盟商队经过此地时,才会大量收割,因此,这座灵?山的大名虽说在妖族内声名狼藉,却在人族中广为流传。

    山巅之上,一位眉目清秀、发丝染血的女子静静地立在山巅,双手如同珍宝般捧着一块碎裂的玉佩和一束指长墨发,淡淡的血眸中隐隐有着些许焦急以及期待。

    “你到底在等什么?难道是玄黄妖城中的那个少女?”

    黑色竹筒内,苍老的声音淡淡响起,声音中有着些许惊疑不定。

    “那少女到底适合来历?老夫能感觉到,那少女本身的实力只有元婴初期,比你还不如,当初又是怎么挡下那位化神尊者的?”

    见到姜羚儿闭口不言,黑色竹筒内,伏先生的声音再次传出,只是声音中却越发的疑惑起来,好似询问,又好似自言自语。

    “罢了罢了,你要等便等吧,老夫清醒这么久,也该睡一觉了,下次再见面时,希望你已经帮老夫找到了本体。”

    听到这句,原本魂不思蜀的姜羚儿终于回过了神,眸子微微一动,点了点头,“伏先生放心便好,有真龙鳞片在,一旦感应到你那本体的下落,羚儿不惜代价也会帮你将本体寻回的!”

    “嘿嘿,有你这番话便好,老夫要睡了,一旦遇到致命的危险,记得将老夫唤醒!”

    声音渐渐低不可闻,察觉到此,姜羚儿轻轻一叹,望了望四周,刚准备小憩一番,却陡然察觉到了什么,目光朝着虚空望去,视线尽头,一位怀抱白兔,粉裙轻纱的女子疾驰而来,同时,一道惊喜莫名的声音遥遥传来。

    “姜姐姐,你逃出来了?”

    声音落下的同时,女子缓缓落在近前,闻言,姜羚儿眉头微皱,目中透出丝丝疑惑,刚要问些什么,浑身忽然一僵,淡淡的血眸顿时混沌一片,一旁的元曦似乎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搀扶,“姜姐姐,你怎么了?”

    只是此刻的姜羚儿已经无法回应,心灵衍生的世界中,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姜羚儿所有的委屈苦难都化作一声颤抖的问候,“魔……魔念大哥,你……还好吗?”

    山还是那座山,此时此刻却充满了灵性,桃花朵朵,粉压枝头,青草地上,一男一女相互而立,彼此间相隔极近,却又十分遥远。此刻,一位黑袍中年道人静静地站在姜羚儿面前,即便相隔千年之久,姜羚儿还是一眼认出了眼前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魔念大哥。

    此刻姜羚儿心头有着千言万语,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一双血色眸子中再也容不下其他。

    “呵呵,自然是好的。倒是你,这些年来魔女之名可是传遍四方啊,就连三圣宗那些老怪都拿你没办法,我倒是佩服的很!”

    道人轻松之极的开口道,只是姜羚儿却缓缓摇了摇头,“魔念大哥,你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羚儿只是想问你,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不是羚儿心心念念幻想出来的?鹿师傅跟我说过,你就是孔长老,究竟是不是真的?还有你现在这般模样,就是你那侄儿的模样,你为什么要骗我?”美丽书吧

    姜羚儿似乎伤心欲绝,只是眸子中的情意不减反增,这般泪眼婆娑的小女儿模样,倒是和传闻中杀伐果断的魔女大相径庭。

    听到这些话,孔飞久久不语,最终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真的假的有这么重要么?我如今的确肉身不存,神魂看似强大,却不断流逝,只能寄居在修者心灵当中,两百年后,便要飞灰湮灭。那个时候,世界上也就没有孔飞的存在了。”

    “两百年……”

    姜羚儿喃喃道,声音中透出丝丝凄苦之意,“孔大哥,我只想生生世世和你在一起,你若去了,羚儿必不独活!自从当初听到你被三圣宗斩杀的消息后,我不惜与天下为敌,到处猎杀三圣宗的修者,成为人人厌恶的魔女,只有如此,羚儿才能找到活下去的意义。

    孔大哥,你说你只能寄居在修者心灵当中,那你便将这里当做家好不好?我姜羚儿此生不求其他,只愿和孔大哥朝夕相处,即便两百年后飞灰湮灭,羚儿此生也满足了!”

    闻言,孔飞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也好,外面那少女乃是三圣宗元老怪的嫡亲后辈,先前我借用她的躯体,改变了她的记忆,在她的印象中,和你自玄黄妖域一起逃难出来,乃是患难与共的姐妹,此女和其他三圣宗弟子不同,性子喜静,从未枉造杀戮,你不用为难她!”

    只是此时此刻满心欢喜的姜羚儿根本听不到这些,也没有心思追究什么,“也好”两个字入耳后,姜羚儿便觉得以往的种种苦难委屈都是值得的,喜极而泣,刚要飞身扑来,孔飞整个人如同不可捉摸的幻影般,直接从中间穿了出去。

    “孔某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这道神魂介于虚实之间,可以交流,却无法捉摸。”

    听到这话,姜羚儿眸子中顿时透出一抹失望,不过依旧重重点了点头,“知道了孔大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姜羚儿十分兴奋,兴致勃勃的开口问道。

    “在这里等着便好,玄黄妖城虽说被血魔子屠戮,不过总会有些幸存下来的修者,随他们一起前往天妖界域,继而赶往中州之地便好!”

    闻言,姜羚儿重重点了点头,如同浮光掠影般,眼前场景微微一晃,顿时恢复清明。

    见到姜羚儿清醒过来,元曦倒是重重松了口气,“姜姐姐,你没事就好,那血魔子屠戮了整个玄黄妖城,我还以为你已经……”

    见状,姜羚儿却是眉头轻皱,神色淡淡道,“我没事!”

    一句话后便不再多言,颇有些冷漠的味道,一旁的元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微白,不明白记忆中对自己极好的这位姐姐为何会这般模样,怀中抱着长耳小兔,只是此刻兔眸中已经再无之前的灵性。

    半个月后,姜羚儿、元曦,以及从玄黄妖城中逃难出来的约莫百十位修者随着身受重伤的吴道人以及楚青鱼一起朝着天妖界域的方向疾驰而去,就连这漫山遍野的蓝晶都没有采摘。

    此次青盟虎队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不仅弄丢了至宝青云宫,门中弟子存活下来的不足百分之一,望着身后或多或少神色萎靡的青云宫弟子,吴道人气的浑身颤抖,“等着吧,那血魔子胆敢屠戮我青盟商队,尊者大人不会放过他的!”

    众人驾驭一艘百丈飞舟,朝着天妖界域的方向疾驰而去,而此刻,姜羚儿心灵深处,孔飞双眸微闭,似虚似实,盘坐在心灵世界当中,静静地望着自己心口处,三道已经开花结果、四道已经破土而出的情绪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