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手机版 > 太上执符 > 第四百零九章 龟丞相之心

第四百零九章 龟丞相之心

    当杨三阳与白泽悄然潜入龙宫之内时,便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不知自何处而来的雷霆,居然直接透过虚空,径自砸在了龟丞相的头顶。

    无视空间、无视间隔,无视了众多无垦的海水,径自自虚无中来,落在了龟丞相的头顶上。

    这一道闪电来的如此突兀,龟丞相纵使身为大罗真神,也抵御不及,只能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击。

    他有先天灵宝黑锅护体,这一道雷霆尽管要不了他的性命,但是却叫其灰头土脸,再无半分威严。

    杨三阳嘴角抽搐了一下,瞧着周身乌黑的老龟,然后回身看向白泽:“这便是那黑锅的力气吗?纵使身为大罗真神也相同扛不住?”

    白泽眼皮跳了跳,不以为然的道:“这算什么?最初老祖我历经混沌开天大劫,不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好祖我好生生的在混沌中修行,谁曾想到居然有不行思议的劫数找上门来?老祖我没有来得及反响,便被那开天大劫破去形体,不得不凭借这一道先天之炁托生,化作了白泽。我的**尽管是白泽,但我的心却是真真正正混沌中的无上存在。”

    “老祖诞生于混沌?”杨三阳眼中显露一抹猎奇。

    白泽闻言登时闭口不言,双目内显露一抹沮丧,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居然说漏了嘴,什么混沌?老祖我可从未听说过。混沌中一片混沌迷蒙,万物皆要在混沌中分化融化,里边怎样会有生灵存在?”

    白泽此刻矢口否认,绝不再提什么先天神灵以及自家跟脚的工作。

    杨三阳看着身边的白泽,眼中显露一抹若有所思之色:“这些能历经大劫活下来的老古董,可没有一个是简略之辈。强如神帝魔祖,亦是落得如此悲切的下场,一个被封印,一个身死魂灭。没本事还折腾,你不死谁死?”

    杨三阳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在白泽脑袋上撸了一把:“到也未必。听说混沌中有某些强壮的存在,唤作是:混沌魔神。天然生成便生于混沌善于混沌,生来便是大罗尊神,有无量伟力为之加持,乃是大路宠儿。”

    白泽闻言不由得眼皮一跳,背面尾巴上的毛情不自禁的炸开,然后泰然自若的抬起头看了杨三阳一眼:“这你也知道?混沌魔神的工作,整个大荒除了魔祖等少量至高存在外,但是少有人知。以你的修为……也不对,你的修为自身便不符合常理,没见过谁能修炼出圣道法相,一步登天直接成圣的。”

    白泽说着说着回过味来:“你小子比老祖我奥秘一千倍、一万倍、莫非你便是传说中的混沌魔神转世,化身于此方国际?”

    “老祖想多了,我若是混沌魔神化身,又岂会受困于蛮夷部落,不明白修炼之法?差点老死在那部落内?”杨三阳叹气一声。

    他的来历,是个隐秘,一个绝不能说出来的隐秘。

    “这黑锅你何时回收?”杨三阳看向白泽,眼中显露一抹风险的信号。日后这厮要是真的回收黑锅,自己可要离他远远的,以免被其牵连到。

    白泽公然不愧是先天然生成而知之的崇高,眼中显露一抹奇怪:“你有许多至宝,又有四尊圣人打压气数,早就现已万法不侵、万劫不灭,我纵使真将黑锅扣在你身上,对你来说也能够免疫,你小子该不会利令智昏,现在做大之后,厌弃老祖我是连累,想要甩掉我吧。”

    “……”杨三阳一阵无语,他是真有这个心思。

    白泽修为不高,但生事本事,却是一等一的凶猛。就说眼下三族大劫,那但是亿万众生,若非阿弥陀超度,那亿万众生皆要埋葬于灾劫之下。

    这是多么巨大的因果?

    若非圣人出手度化亿万众生,替其抗下那无量因果,只怕白泽现已在那一劫中气数耗尽,遭受天诛了。

    他能怎样办?

    杨三阳也很无法!白泽对他来说,含义严重,恩惠这辈子都归还不完,不论怎么他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泽死在自己面前。

    已然没得挑选,那就只能知难而进。

    事实证明,仍是有些作用的!

    阿弥陀超度了满足的众生,进化速度何止加快了数十倍、上百倍?尽管因而消耗了自己一切的气数,除去不周山‘毒瘤’的积德行善、气数消耗一空,若非老聃体内吞噬了大部分的积德行善气数,只怕杨三阳现已哭晕在了厕所里。

    “老祖想多了!”杨三阳干干一笑:“我不是那种人。”

    “我也觉得你不是那种人,便是感觉心中有些不结壮!”白泽一副我很置疑的目光看着他。

    有圣道之力护持,二人纵使藏匿在祖龙与龟丞相百丈之外,却也不怕被对方察觉到。

    “这黑锅莫非确实无法摆脱了不成?”祖龙有些不甘心。

    龟丞相无法的摊摊手:“大王,你见过喝水还呛着的水族吗?我现在现已倒运到喝水都呛着了,谁知道接下来还会惹出什么乱子!”

    祖龙闻言无语!

    鱼喝水与人呼吸被呛着相同,说出去叫人难以置信。

    “老臣正好前往北冥,替大王监督鲲鹏。鲲鹏此獠乃是魔祖手下邃古十凶之一,凶威滔天有无量魔威,更有两种法相,却是不得不防!那鲲鹏证就大罗在即,不断在北冥招兵买马,私自积储实力,随时都可出动军队北海,给我龙族丧命一击。若叫鲲鹏与凤凰族、麒麟族联合,对我海族来说必定是心腹之患。”

    “老臣去了北海,或许将霉运带去北海,给鲲鹏重创,推迟鲲鹏的证道机遇,为我龙族拖延时刻。”龟丞相眼中满是寒光:“大王不行犹疑,老龟正是大王遏止鲲鹏的锲机。”

    “丞相于我来说,乃是领袖智囊,若失去了丞相,本王不下于自断一臂”祖龙眼中满是丑陋。

    “老龟仅仅暂居北海算了,以陛下的神通,往复又需求多少时刻?想要问策老臣,只管亲身前往北海走一遭算了!何况,老臣的离去,还能为陛下争取时刻,削减一部分凤凰族与麒麟族的压力,乃是一举多得之事!”龟丞相渐渐站动身。

    祖龙闻言眼中满是无法,他不能阻挠龟丞相,也无力阻挠龟丞相。

    霉运的力气他看到了,底子就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龟丞相走了,带着丢失走的。

    说实话,他是真的不想脱离东海。东海物华天宝,汇聚着龙族气数,有助于其修炼、感悟天道,他又不是傻子,怎样会乐意脱离此地?

    但是没办法!背面这口黑锅,底子就不是他能处理的。

    “白泽!!!”前往北冥的路上,龟丞相咬牙切齿,双目内满是杀机:“千万别叫我碰到你,不然必定非要叫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不行。”

    它简单吗?

    费尽含辛茹苦的去为龙族策划,为龙族估计各种活力,自魔祖年代直至今朝,他付出了多少?还不是为了享用龙族的气数?

    现在龙族好不简单占有六合正统,成为了六合操纵之一,居然发作这档子工作,你叫他心中怎么舒适?

    “或许,若是能请得圣人出手,未必没有起色!此事于我等来说,乃是千难万难,但圣人操纵天道大势,神通道法无可估计……”祖龙心中各种想法不断流通,敏捷思量:“小八说,能请得圣人出手一次,但是为了龟丞相消耗这名贵的时机,值得吗?”

    祖龙心中踌躇!

    杨三阳拖拽着白泽出了龙宫,白泽此刻耀武扬威,双目内满是不忿:“这老王八,清楚是自己识趣不妙,想要自漩涡中溜走,避开行将到来的三族大劫,却偏偏将一切职责都推到我身上,简直是端的不当人子,老祖我和他没完。”

    “那口黑锅,老祖有必要细心处理,不然日后必定会生出祸殃!”杨三阳面色稳重的看着白泽。

    “那老王八给鲲鹏盯上了,日后有他舒适的,那黑锅涉及到极为杂乱的因果规律、时空规律、业力规律,岂是那么简单消受的?到时候有的美观!”白泽气哼哼的道:“被我的黑锅扣上,今后有他舒适的,这老龟必定会有一番劫数。诸神好歹也是六合之子,诸神衰败和他脱不开联系,日后必定有反噬来临!”白泽用力的挣脱杨三阳手掌:“你与其关怀这口黑锅,倒不如去关怀太一立下天庭之后,该怎么处置与三族的联系,怎么面临三族围歼。三族就算是对立再大,那也是内部对立,绝不会给诸神一点点时机!一旦诸神抢夺全国气数,只怕三祖将会发挥雷霆之势……。”

    杨三阳闻言缄默沉静顷刻,然后发挥神通,降下遁光,大袖一扶,将宓羲自袖子里呼唤出来。

    “大兄这是在哪里?”宓羲在道场内好生修行,此刻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便被杨三阳抓出来,言语有些幽怨的道。

    “还要请贤弟卜算一卦”杨三阳面色凝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