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一七八章 军刺VS八角锤

第一一七八章 军刺VS八角锤

    橡胶厂内,阮志雄和陈笋二人,以及另外两名枪手,同时被堵在了办公室内,时间很快过去两分钟,而外面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咱们这么挺下去不行,屋外这两个,应该就是一直在车里没露面的那两个,可是除此之外,他们在楼下还有不少人,咱们这么僵持下去,是铁定要被困在这个房间里面的!”陈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枪,对着阮志雄低声开口。

    “继续拖下去,咱们的处境只会越来越艰难!”阮志雄对于陈笋的话深感认同:“得想办法出去!”

    “走哪边?”陈笋默契的反问一句。

    “窗口!”阮志雄犹豫了短短一瞬,很快便做出了决断:“从窗口出去,距离后面的车间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只要可以对窗外那个打黑枪的枪手进行压制,咱们就可以躲进他的视觉盲区,如果从走廊离开的话,风险太大,而且进入工厂大院,很容易在开阔地受到阻击!”

    “你们两个有什么意见?”陈笋扭头看向了另外两人。

    “没问题!出去拼一下,总比在这担惊受怕要好!”另外两个青年本身就是接了钱来办事的枪手,此刻心中也是压力巨大,听见陈笋的话,登时表态。

    “咣当!”

    陈笋见另外两个人点头答应,站直身体以后,不动声色的把手搭在了一把椅子的靠背上:“我查三个数!咱们同时往外冲!”

    “妥!”两人点头。

    “三!”

    “二!”

    “一!”

    陈笋数完三个数的倒计时,两个青年同时奔着一个窗口冲了过去,而陈笋并没有跟上去,而是抡圆了手里的椅子,对着另外一个窗口砸了上去。

    “嘭!”

    “嘭!”

    两声闷响同时在窗口炸响,一名青年直接用身体向窗口撞了出去,而陈笋的椅子也砸碎了另一扇窗的玻璃。

    “砰!”

    楼外枪声再响,被窗帘裹住的椅子顿时被打出来了一个弹洞。

    “扑通!”

    另外一个窗口的青年落地之后,顾不得身上被玻璃划出了伤口,就地一个前滚翻,加速向着对面的厂房跑去,另外一人也随即跳了出去。

    “砰!”

    又是一声枪响,最先落地的青年脚步一滞,姿势怪异的趴在了地上,身下很快浸出了一片血液。

    “十一点方向!人在树上!”陈笋通过卖队友的方式,锁定了外面那个枪手的位置以后,猛然抬手,对着外面的树冠方向开始连续扣动扳机。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当中,阮志雄几步窜到窗口,身形矫健的顺着二楼跳了下去,同时开始连续开枪,对着远处藏人的树冠进行压制,而对方那个藏在树上的人,也猛地从树冠上跳了下去,躲避在了树后。

    “咔哒!”

    陈笋见阮志雄把对方的人压制住了,按下弹匣卡榫,伸手在多功能腰带上抽出了另外一个弹匣,准备换弹过后,跳下去跟阮志雄交叉行进。

    “嘭!咣当!”

    就在陈笋换弹的同时,办公室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即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身影,猛然向着陈笋窜了上去,手里一把漆黑的仿五四直指他的眉心:“小狗篮子!把枪给我放下!”

    “哥们,别冲动!”陈笋看见忽然冲进来的人,一愣过后,左右手分别攥着手枪和弹匣举过了头顶。

    “我让你把枪扔了!”对方身如磐石,一声暴喝。

    “好!我扔!”陈笋犹豫了一下,先是松开了右手的弹匣,随后身体下弯,给人的感觉是准备把枪也放在地上,但他并没有真的这么做,而是做出一个弯腰的假动作以后,直接把手里的枪向着对方的头上砸了过去。

    “嗖!”

    两斤多沉的手枪砸向对方的头颅,前面那个人在闪躲的同时,也扣动了扳机。

    “砰!”

    枪火喷吐间,在扔枪的同时就已经做出了闪避动作的陈笋侧向一边,子弹在墙上打出一处弹孔,他的右腿也随即向上扫出,踢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嘭!”

    鬼脸手腕吃痛,不觉间扣下了扳机,子弹将头顶的吊灯击碎。

    “嗖!”

    与此同时,陈笋手里的一把五六式军刺闪着银光划过,直奔对方的手腕扎了上去。

    “铛!”

    对方对闪不及,被陈笋一刀扎在枪身上,为了防止手指被折断,只能选择松手。

    “阿笋?!”

    楼下的阮志雄听着楼上传来枪声,始终持枪指着远处藏人的那棵粗壮柳树,同时对着楼上喊了一句。

    “走你的!”陈笋看见自己轻松下了对方的枪,心中的紧迫感顿减,对着楼下喊了一句。

    “踏踏踏!”

    阮志雄心中清楚,自己无法在这种开阔地逗留太久,直接便向着对面的工厂跑去,准备从另外一侧掩护陈笋

    ……。

    楼上办公室里。

    “哥们!咱们俩,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陈笋手里反握军刺,盯着对方面具下的眼睛,嗓音低沉的问了一句。

    “别跟我废话,套近乎也干你!”鬼脸那一双遮挡在面具之下的眸子微微闪动,闪过一抹戾气。

    “呵呵!”陈笋听见这话,咧嘴一笑,斜眼看着被打飞到三米之外的仿五四:“枪都混没了,你真觉得自己是我的对手吗?既然我上次能干跑你!这次自然也能!”

    “我这辈子,端着拼命的饭,但始终却玩不好枪!”鬼脸声音戏谑,缓缓将手背到身后,再抽回时,已经握住了一把用水曲柳做柄,专门用来在装修时砸墙用的八角锤。

    “你这是什么路数?传统武术啊?”陈笋看见对方掏出的凶器,微微楞了一下,不管是在金三角还是在国内,他也算是过了这么多年刀头舔血日子的亡命徒,而今天这种拎着锤子当凶器的对手,他还是第一次见。

    “我他妈没路数!”鬼脸一声暴喝,速度极快的向着陈笋扑去,手里的接近五斤沉的八角锤,更是贯着哨音粗暴的砸了下来。

    “踏踏!”

    面对鬼脸手里的大锤,陈笋连反击的状态都没有,便快速向后退了一步,因为对方手里的家伙一旦砸实了,别管打到哪,其威力肯定都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嗡!”

    鬼脸俨然是个抡大锤的高手,一锤子落空,身形并没有因为惯性而产生不稳,而是反手划出了一道“v”字形的路径,由下至上的再一次奔着陈笋的下巴砸了过去。

    陈笋知道,此刻在楼外面还有人架着他们这个办公室的窗口,所以并不敢继续后退,只能侧身闪躲,选择用刀身拨开了对方的锤头。

    “铛!”

    刀锤碰撞,巨大的冲击力传来,使得陈笋的虎口一阵发麻,而鬼脸趁着陈笋的刀锋偏向一侧,也伸手奔着他的衣领子抓了过来。

    “嘭!”

    陈笋看见鬼脸的动作,当即高高跃起,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个飞膝,而鬼脸也被撞的连退了两三步。

    “嗖!”

    在鬼脸后退的同时,陈笋的军刺平举,径直奔着对方的喉结怼了过去,通过鬼脸刚刚抓衣领的动作来看,陈笋就能够断定,此人肯定没有经历过专业训练,而且动手的时候也杂乱无章,完全是凭借锤子的破坏力胡乱打击,并不讲究什么一击毙命,完全是瞎jb抡。

    面对陈笋这致命的一刀袭来,前方的鬼脸已经腾不出手来进行反击,只能急中生智的往后退了一步,陈笋见自己的刀尖并没有扎在鬼脸的脖子上,也抖动着手腕向上一挑。

    “噗嗤!”

    军刺锋利的刀刃轻松在鬼脸的下巴上挑开了一刀鲜血淋漓的伤口。

    “嗖!”

    鬼脸看着滴在地上的血点子,手里的八角锤再度高高举起,奔着陈笋猛地砸了上去。

    “疯狗!”陈笋看见鬼脸的动作,目眦欲裂的骂了一句,随后也攥着刀,奔着鬼脸的脖子怼了上去。

    在两人即将接触到的那一刻,鬼脸猛地伸手,向着陈笋手里的五六军刺攥了上去,指缝淌血的往下一压。

    “嘭!”

    陈笋的刀尖怼在鬼脸的胸脯子上,但是并没有传来穿透的手感,仅仅一瞬,他心里就升起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原本按照陈笋的想法,是准备通过这种以伤换伤的方式跟对方进行对抗的,因为他只要一刀刺中对方,那么鬼脸的反应能力和打击力,自然都会因为受伤而下降,可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鬼脸身上居然穿着防弹衣。

    “嗖!”

    陈笋一刀没有给鬼脸造成什么伤害,但对方的大锤已经毫不留情的落了下来。

    “啪!”

    陈笋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学着鬼脸的动作,准备伸手硬截,不过他没有抓对方的锤柄,而且攥住了鬼脸的手腕,不过锤子这种东西,跟刀不一样,它在挥动的时候,是带着惯性的,所以陈笋攥住对方的手腕以后,并没有成功阻止锤子落下,而是感觉对方的胳膊,压着自己的手臂往下一沉。

    “嘭!”

    八角锤粗暴的砸在了陈笋的左肩膀上,在两者接触的一瞬间,陈笋甚至觉得自己感受到了骨头断裂传来的震动,身体再度向下一沉。

    “嗖!”

    陈笋左侧锁骨被砸断,在半边身子传来刺痛的同时,又往前刺出了一刀。

    “噗嗤!”

    三刃的五六军刺轻松在鬼脸的左腿上捅出一个血窟窿,而鬼脸也强忍疼痛,右腿微微向后摆动,随即右膝盖高抬,对着陈笋的裤裆就是一下。

    “呃——”

    陈笋感受到胯下那种炸裂般的痛楚传来,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嘭!”

    鬼脸再度一拳闷在了陈笋脸上,而他在仰面倒下的同时,也一把掀掉了对方的面具。

    “咕咚!”

    陈笋连续受到两次剧烈打击,倒地以后,周身无比疼痛,已经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看着面前那个被血然红衣襟,而且左手滴滴答答淌血的陌生面孔,陈笋眼角跳动:“你不是杨东身边那俩人?!”

    “谁告诉你,杨东身边就俩人的?”对方反问。

    陈笋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一下,眼角开始猛烈抽动。

    “今天让你死个明白!老子是三合汤正棉!”

    “嗡!”

    陈笋听见汤正棉的一声暴喝后,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枚幽光闪烁的精钢锤头,便已经将他的视线彻底遮挡。

    “嘭!”

    闷响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