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一七七章 橡胶厂,步步惊心!

第一一七七章 橡胶厂,步步惊心!

    橡胶厂办公楼二层办公室内,阮志雄将手中的仿五四上膛后,目光阴鸷的拽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吱嘎!”

    屋门折页泛起的轻微声响在走廊内荡漾开来。

    “抓紧干!速战速决!”阮志雄扔下一句话,随即双手持枪斜指地面,双腿保持着间距极小的步伐,快速向着杨东所在的办公室移动过去,越过房门后,站在了斜刺方向。

    “踏踏!”

    紧随其后的陈笋冲到门前,对着房门猛然踹了一脚。

    “嘭!咣当!”

    房门应声弹开,撞在墙壁上泛起一声闷响。

    “呼啦啦!”

    后面的四名青年鱼贯而出,枪口指向了房间当中的不同位置,但是接下来的一秒钟,几人却齐齐一愣,此刻在杨东之前所处的房间内,被何翠山留下盯梢的两名保镖倒在地上生死未卜,除此之外,屋里空无一人。

    “妈的!人跑了!”一个青年看着屋内的环境,眉头紧锁,俨然对面前的一幕十分费解。

    “事不对!抓紧往回撤!速度快!!”阮志雄听见屋内青年的回应,仅仅迟疑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便迅速做出了指令,极速向后退去。

    “嗡嗡!”

    在阮志雄退出门外的一瞬,楼下也传来了一阵引擎轰鸣,他顺着窗口看了一眼,此刻楼下的两台车已经全部启动,而且向着工厂出口那边开始加速疾驰,看见对方的人撤了,阮志雄心中升起了一抹极度不安的感觉。

    “咣当!”

    就在阮志雄走神的功夫,前方的一个办公室房门被猛地拉开,随后一道身影探出门外半个身位,枪口陡然高抬。

    “躲开!”陈笋看见在阮志雄身后出现的枪手,猛地推了他的肩膀一下。

    “砰!”

    激荡的枪声在走廊内振聋发聩的响起。

    “嘭!”

    子弹打在阮志雄的后肩部位,直接将他的外衣炸开,变形的弹头镶嵌在了阮志雄贴身的防弹衣上,推着他踉跄了一步。

    “撕拉!”

    陈笋见阮志雄没有被击中要害,反手对着那边崩了一枪,随后扯着阮志雄肩头的衣服,拽着他窜进了办公室内,两人进门后,没有任何对话,默契的趴在了茶几后面。

    “咱们中计了!咋整啊?”一个青年听见外面的声音,情绪激动地喊了一句。

    “跳窗走!”另外一个青年听见外面的枪声,本能间就向着窗口跑了过去,在计划失败的同时,大多数人心中都产生了被人埋伏的压迫感,在这种紧绷的情绪之下,他们已经无暇再去了解眼前的情况,第一反应就是撤走再说。

    “别动!回来!”陈笋看见青年跑向窗口,扯着嗓子吼了一句。

    “砰!”

    就在陈笋开口的同时,建筑楼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枪响,飞旋的子弹在玻璃上留下一个拇指粗细,带着蛛网纹的弹孔,十分精准的将青年一枪爆头。

    “咕咚!”

    青年血溅白墙,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尸体抽搐。

    “刷!”

    其余三人看见这一幕,纷纷愣住,因为他们将视线投到窗外,甚至连开枪的人都没见到。

    “别他妈傻愣着!抓紧拉窗帘!”阮志雄看着呆愣的三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随即看向了陈笋:“交叉点位!卡门口!”

    “扑棱!”

    陈笋听见这话,就地一个前滚翻,向着办公室房门的另外一侧滚了过去,同时勾手关上了房门。

    “砰!”

    与此同时,外面的枪声再起,子弹穿透窗子,在陈笋途经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枚硬币大小的弹洞,仅仅差了半秒钟,就险些将他击中。

    “刷!”

    阮志雄将目光投向窗外,看着三颗枝叶茂密的树木,还有一根巨大的烟囱,一时间也无法确定枪手的位置。

    “踏踏踏!”

    另外三名青年这时也反应过来,全都开始跑到窗口拉起了窗帘。

    “砰砰砰!”

    一轮点射在窗外泛起,子弹将窗帘穿透三枚透过阳光的弹洞,一名青年被击中侧肋,开始倒在地上抽搐,嘴角很快酿出了一股血沫子,但是随着窗帘被拉上,外面的枪声也随即陷入了沉寂。

    “他妈的!这边事不对啊!”陈笋处在阮志雄对面,用枪口指着办公室紧闭的房门:“对方的人,似乎并没有冲咱们的意图,而是准备把咱们拖住!”

    “如果不是奔着你我来的!那目标很可能就是赵磊!”阮志雄这时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从地上暴起之后,把手掌搭在门把手上,轻轻将房门敞开了一道缝隙。

    “砰!”

    枪声再起,子弹打在房门上,掀起一片木屑,足以证明,他们确实是被人盯住了。

    “咣当!”

    阮志雄猛地关上房门,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了赵磊的电话号码。

    “喂?”赵磊声音传来。

    “上当了!我们被人圈在橡胶厂里面了!”阮志雄磨了磨牙,语速很快的开口。

    “你说什么?!”赵磊闻言,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今天的事!绝对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我们已经被人卡死了,很难走得脱!”阮志雄顿了一下:“对方没有跟我们搏命,只是设了个套把我们锁死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们已经知道了你在南洼村的事,你得想办法撤。”

    “我走了,你怎么办?!”赵磊提高音量问道。

    “我来国内,赚的就是这份钱,不管是站着还是躺下,我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只是不能去护着你,有些遗憾!”阮志雄情绪平稳,并没有什么波动的回了一句。

    “这次的事,如果你能活着出去的话,我立刻给你办国内的身份!”赵磊听见阮志雄的话,沉吟数秒,给出了一个无比正式的回答。

    “这些话,等出去再说吧!杨东身边的人,能跟我们交手的,应该就是之前在酒吧见过的那两个,既然他们留在了橡胶厂,那你的危险系数不是很大!关照好自己!”阮志雄语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两侧的枪手,宛若幽灵般的隐匿,一轮驳火之后,双方甚至还没有打过照面。

    此刻的办公室内,除了那个受伤青年的呻.吟,房间内外一片死寂,屋内的四人,甚至可以听见彼此间粗重的呼吸声。

    ……

    与此同时,距离橡胶厂三百米外,两台虎头奔也开始调头,准备护着何翠山离开。

    “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调头的?”劳斯莱斯车内,何翠山看着安保队长,愤怒的质问了一句。

    “何总,刚刚的枪声你也听见了!现在橡胶厂内正在进行枪战,咱们贸然进去,对你的威胁很大!”安保队长解释了一句。

    “我雇你们来!就是替我解决麻烦的!不是带着我到处跑路的!如果张雅现在已经到了橡胶厂的院子里,一旦她出现了意外,谁来负责?!”何翠山也听见了橡胶厂里面的枪声,更是忧心如焚。

    “何总,我们是正规的安保公司,配备的最高级别武器,也只是电.击枪而已,你让我们跟一伙武装暴徒进行对抗,这是不现实的!”安保队长微微摇头:“对于此事,我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只有报警!”

    “你放屁!院子里的人都是什么身份,你心里没数吗?!这事一旦经官!我们何家就彻底绝后了!”何翠山情绪失控的吼了一句。

    到了这时候,何翠山的心里也彻底乱了,之前他虽然在两伙人之间左右摇摆,不过却始终在保持一个微妙的平衡,但今天的事,他确实办砸了,在已经跟杨东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又去跟赵磊进行交涉,而现在橡胶厂响枪,说明双方已经进行了驳火,这么一来,何翠山已经无法洗脱勾结红歌集团打击杨东的事实了,而根据他目前得到的反馈来看,赵磊今天找他去南洼那边,根本就没有关于何岩的证据,尤其是枪响之后,何翠山更是有一种被人给利用了的感觉。

    所以,何翠山很怕,他怕杨东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情况下,真的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来,而且一旦杨东在橡胶厂出了什么意外,那张雅……

    何翠山思绪繁杂,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让这件事平息下去,不过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其实此时此刻,杨东根本就不在橡胶厂内。

    ……

    一小时前,梁忠平在办公室跟杨东说完何翠山去了南洼办事处的事情之后,杨东跟梁忠平继续聊了起来:“接下来,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梁忠平点头应声。

    “想办法把那个律师支走!”杨东开口。

    “然后呢?”梁忠平继续问道。

    “先办这件事吧,估计何翠山很快会给你打电话,咱们看情况往下走!”杨东吩咐了一句。

    “好!”梁忠平点点头,转身离开。

    “东子!你说何翠山离开,不会真的是因为何岩的事吧?”林天驰嘬着牙花子,脑门冒汗的问道。

    “在这个阶段,除了何岩的事情,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能把他调走!今天是个生死局,所以老万不会在这时候跟他见面,那南洼办事处的人,应该就是赵磊。”杨东算是默认。

    “如果红歌集团那边,真的给他提供了何岩身死的证据,那咱们现在留在橡胶厂,岂不是……自投罗网?”林天驰眼角狂跳。

    “何翠山应该还没见到证据,否则咱们在橡胶厂这边,是见不到他的,他也不会找借口离开,而且还留下了梁忠平!”杨东摇头。

    “我现在就给发哥和远哥打电话,让他们上楼!”罗汉听说事情有变,掏出了手机。

    “别打了,他们压根没跟咱们过来,今天一早,我就让他们盯紧了赵磊那边!”杨东摆手拒绝。

    “没来?那楼下车里的人,是谁啊?”罗汉愣住。

    “张雅!如果何翠山真的跟红歌集团合作了,张雅是唯一能够让咱们全身而退的底牌!如果他没有其他想法,我原本也准备把人给他!”杨东轻声开口。

    “咱们在红歌集团也没埋钉子,你怎么知道何翠山是否拿到了证据呢?”林天驰再问。

    “何翠山现在谁也不信,肯定会通过自己亲近的关系去考证的。”杨东拿起了一支烟。

    “铃铃铃!”

    二十分钟后,杨东的电话铃声响起,随着他按下接听,周航的声音随即传来:“何翠山联系市局老王了,说何岩出事当天,有一个流浪汉看见了林天驰的车牌!我正在帮你扫尾巴,老王会给何翠山一个答复,推翻这件事!”

    “嗯!”杨东听见这话,答应了一声,随即再度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肖发伶的声音传来。

    “何翠山去南洼,是为了见赵磊,但他去了这么久,橡胶厂还没动静,说明他还没掌握确切证据,不出意外的话,有人正在往南洼办事处送一个流浪汉,你们拦一下,应该有机会!”杨东语速很快的吩咐道。

    “妥!”肖发伶语罢,听筒内传来忙音。

    又是二十分钟后,肖发伶的电话打到了杨东手机上:“事情办妥,扣住了二双和一个流浪汉!

    “呼——”

    杨东长出了一口气。

    “踏踏!”

    与此同时,梁忠平也再度走进了办公室里:“何总来电话,让我去后门接一批人,安排他们进办公楼。”

    “放进来吧!”杨东点头,随后从沙发上起身:“咱们从一楼的后窗走!通知小硕他们,只要听见楼上响枪,什么都别管,直接带着张雅离开!”

    “去哪?”林天驰抬头。

    “赵磊的计划碎了,接下来,他可能会失去理智!现在何翠山没见到证据,而赵磊那边只要敢开枪,咱们在何翠山心里的嫌疑,就洗干净了!”杨东语罢,迈步向办公室门外走去。

    “何翠山留了安保看着咱们,我先去把人解决!”罗汉随即动身。

    “咣当!”

    罗汉话音刚刚落下,办公室房门就被打开,紧接着两道身影拖着门口的两个安保,缓缓退进门内,而林天驰看见这一幕,愣了半晌后,脸颊抽动的看着杨东,彻底懵逼。

    【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