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江湖枭雄 > 第一一七六章 没做成的局

第一一七六章 没做成的局

    眨眼之间,何翠山在南洼村的办事处,已经坐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却始终没见到赵磊那边所说的证人到场,心中不免有些急躁的看向了他:“赵磊,你说的四十分钟,我已经给你了,但是你的人在哪呢?”

    “何总,你别急,我刚刚跟他通话的时候,他已经到苏家屯了!我再催催!”赵磊开口安抚了一句,随后拿起了手机,按理说,过了这么长时间,二双也已经该到了。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

    y……”

    随着赵磊拨通二双的号码,一阵冰冷的关机提示音顺着听筒传来,而他听见这个声音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挂断电话,再度拨打了过去。

    连续打了三次电话,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结果。

    “妈的!这怎么可能呢?”赵磊见二双的电话打不通,蹙眉看向了何翠山:“何总,我的人电话关机了,应该是没电了,麻烦你再稍等一下!”

    “原本说好了四十分钟时间,我现在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你还需要让我等多久?”何翠山这么长时间没有得到反馈,眼中满是狐疑:“赵磊,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何总,我今天约你过来,真的就是为了向你证明这件事的,刚刚的两段视频,我已经给你看过了,足以证明有人对何岩居住那所公寓的变电箱动过手脚,而且我让手下送来的人,就是另外一个视频里出现过的流浪汉,他当时亲眼看见了林天驰的车,就停在马路对面,而且破坏变电箱的人,也坐进了他的车里!”赵磊有些焦躁的解释了一句。

    “我再给你十分钟!如果你的人还不到场,我的耐心也就结束了!”何翠山扔下一句话,同时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发了出去。

    ……

    橡胶厂那边,此刻阮志雄、陈笋带着其余四个青年,全都从办公楼的后门上到了二楼,隐藏在了一个拉着窗帘的房间之内,从他们这个位置,刚好可以透过窗帘的缝隙,看清楼下的两台车,还有站在一边的黄硕等人。

    “刚才楼下有一个人掏手机的时候,我看见了他腰间别着枪,但另外一台车始终没动静,估计是上次在酒吧力,跟咱们交手的那两个!”陈笋通过窗帘缝隙观察着楼下的情况,对着阮志雄开口。

    “今天他们这边要进行这么大的交易,杨东肯定也会防备红歌集团这边会有所动作,所以那两个人百分百会跟在他身边!”阮志雄也点了点头:“咱们这边一旦响枪,楼下的人肯定会往上冲,想把杨东他们堵在办公室里很容易,但是怎么从下面那些人的合围当中冲出去,是个问题!”

    “如果真发生什么情况,我们四个卡住楼梯口,你们俩撤!”旁边一个青年听见两人的对话,开口插了一句:“我们身上不干净,不怕出事,而且这次办事之前,磊哥特意吩咐过,一定要保住你们两个!”

    “不行,你们四个的任务不是杀杨东,而是保护那个叫张雅的女人!等那个女人到了,你们想办法先把她护住,我们两个动手干杨东,至于事成之后,大家谁能出去,就各安天命吧!”阮志雄并没有接受青年的说法,但心中也划过了一抹暖流,自从他和陈笋两个人在悦色酒吧救了赵磊一次之后,赵磊对他们俩的态度,确实亲近了不少。

    “先等人来了再说吧,如果我们能把人抢到,你们就护着那个女人离开,我们殿后!”青年也点头回应了一句。

    ……

    南洼办事处。

    “铃铃铃!”

    何翠山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办公室内的沉寂。

    “喂,老王?”何翠山接通市局朋友的电话以后,缓步走到了窗口。

    “老何,你让我查的视频监控,我查了,也跟公寓物业那边核对过了,当天晚上,的确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你说的那个监控视频里面,但那个人不是去破坏变电箱的,而是物业人员接到住户的停电报修电话之后,过去检查的,当时他能够确认,那所公寓停电的原因,不是人为破坏,只是单纯的因为变电箱短路了,因为当时已经是半夜,所以他只能等第二天电工上班再去维修,关于他的检修记录,还有那个打电话报停电的住户,我们都调查过了,情况属实,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接近过变电箱!”老王语速很快的解释了一下。

    “另外一个呢?”何翠山听完老王的话,侧目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不断鼓捣手机的赵磊,隐晦的问道。

    “另外一个监控我们也查了,确实有一个流浪汉出现在了视频里,但是那个视频并不是何岩事发当晚的,而是第二天晚上的,因为拍摄视频的店铺没有联网,所以视频上的时间向后错了一天!”老王继续回应。

    “这事,你可得整准了!”何翠山听见这话,眉头深锁。

    “老何,咱们俩都已经这么多年的关系了,你觉得,我会在这种事情上瞎说吗?”老王反问一句。

    “好,谢谢!”

    “你客气了!”

    “嘟…嘟……”

    何翠山跟老王通完电话之后,侧目看向了赵磊:“十分钟已经到了,你的人呢?”

    “别急!你别急!”赵磊虽然劝着何翠山别着急,连自己脸上的烦躁之色已经呼之欲出,他沉吟数秒之后,做了个深呼吸:“何总,今天你跟杨东的这场交易,其中牵涉的事情太重大了,所以杨东那边,绝对是提前做了准备的,我的人失联了这么久,应该是出现了一些问题!或许已经被杨东截胡了!”

    “赵磊,你真的拿我当三岁孩子了,是吗?!”何翠山听见这话,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刚才是你口口声声对我说,杨东的人手全都被锁在了橡胶厂,现在他又忽然出现,可以截胡了?你告诉我,他难道是神仙吗?怎么可能提前预判到我来这里跟你见面!而且你还要送证人过来的?!”

    “这件事,我现在也没有头绪,但我的人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失联!我更不可能用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欺骗你,因为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赵磊情绪激动地回应道。

    “我说过,今天我来见你,一切以证据说话,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不会采信你的任何话语!也不相信任何人!”何翠山在接到老王的电话之后,就已经对赵磊失去了仅存的信任,随即目光灼灼的看向了他:“我警告你!今天如果因为你们在其中玩猫腻,让张雅受到任何伤害!这个后果,你绝对承担不起!”

    语罢,何翠山冷着脸,大步流星的向办公室门外走去。

    ……

    另外一边,老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跟何翠山通过一个电话之后,端起水杯看向了面前的周航:“可以了,老何那边,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跟他说了!”

    “王叔!什么都不说了,感恩!”周航双手合十,十分感激的对着老王躬身道谢。

    “我跟老何这么多年的朋友,在这种事情上骗他,这事办的挺操蛋,但既然办了,我也不矫情,老何不是一般人,即便眼下会因为我跟他之间的感情,相信了我的一番话,你也得把后续的证据做足,因为他一定会按照我说的话去查证的!”老王喝了口水,虽然话说的漂亮,但是面色上的愧疚并不是很深,因为他心里清楚,何翠山做完今天的生意,也就回南方了,而周航的老子,在省里可是实权派,这里面的关系孰轻孰重,在体制内混了半辈子的他烂熟于心。

    “您放心,该打点的关系,我都打点好了,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这件事不管何翠山怎么查,何岩的死因都无法改变了!还有你家孩子工作的事,我已经让我爸的秘书去安排了!”周航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我帮你,也不全是因为孩子的事,毕竟我跟你爸也认识好多年了,你这个侄子开口,这点面子,我总得给啊!哈哈!”老王假惺惺的一笑,做出了一个自然流畅的回答。

    ……

    南洼办公室内,随着何翠山离开,一个青年快速走进了赵磊的办公室内:“磊哥,何翠山已经走了,咱们接下来咋办啊?”

    “他妈的!二双那边失联,肯定是出问题了!咱们这个局没做成!立刻通知阮志雄那边动手!让他无论如何都得把杨东给我埋在橡胶厂!”赵磊站在窗边,看着何翠山的劳斯莱斯缓缓倒出院内,眼珠子泛红的开口。

    “何翠山为了跟咱们见面,始终在拖着杨东那边不签合同,所以那个叫张雅的女人,也一直没露面,咱们现在动杨东,万一出现问题,那何翠山这边,不好交代啊……”青年舔着嘴唇,不太放心的开口。

    “没有那么多万一!何翠山这个老瘪犊子,已经铁了心要跟杨东签合同了,一旦这个合同签订,咱们在十里河项目上,就彻底输了!所以今天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必须得让杨东没!至于那个张雅,等事成之后再慢慢找,就算她真出事了,所有后果我一力承担!不用集团去扛!”赵磊打断青年的话,语气中满是暴戾的回应道。

    “好,那我现在就通知阮志雄!”青年看见赵磊几乎失控的状态,也没敢犟嘴,动作很快的掏出了手机。

    ……

    橡胶厂二楼的办公室内,阮志雄接到一个电话以后,伸手抽出了腰间的仿五四。

    “什么情况?”四个青年当中的带头人看向了阮志雄。

    “老板来电话了,不用抢人,直接干死杨东!”

    “哗啦!”

    阮志雄语罢,手枪上膛的清脆声响,接连在房间内泛起。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