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修行仙元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修行仙元

    猛烈之间,他一下触摸到了仙元修行的不二法门。

    “破!破!破!”

    叶天的精神和身体都是到了极限。

    不过,他却发出了最为猛烈的咆哮,不破不立。

    想要突破道尊境,叶天必须先要达到自己的极限,只有将旧的不完美的全部抛弃,他才能获得完美而又强大的仙元。

    他的精神再度集中起来,这一次,叶天凝聚仙元时竟然有了一得心应手的感觉。

    这些仙元就像是被驯服了一样,开始按照他的指挥运行。

    顿时之间,他的身体就陡然变舒畅起来,痛苦似乎远离了。

    其实这并不是身体不疼了,只是不那么疼了。

    不过从剧烈痛苦减弱到这种程度,对叶天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即使关键时刻有所顿悟,叶天也没有彻底控制住仙元。

    不断凝聚仙元时,这些仙元还是会伤及身体和精神,只是没有之前那么严重罢了。

    盘膝而坐的叶天一动不动,全身红晕犹如婴儿一样。

    他的呼吸绵长,脸上的神情渐渐趋于平静。

    虽然身体还是能感到痛苦,不过比之前减弱了不知道多少,他好像战胜了身体的痛苦。

    现在的叶天全身通红如同一只放到开水的大虾一样,只是总算没有脱皮流血。以他的意志力和强大体魄,这点伤害完全吃得消。

    这样的代价普通修士无法承受,叶天却能专心修行。

    接下来,他不断地消耗灵物、丹药来维持这样的状态。

    一次次地到达极限,叶天得到了更多更强的仙元。

    他能够感到自己正向着道尊境进发。

    这条路是对的,叶天确定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并且稳步前进。

    这种感觉十分美妙。

    那些叶天或者用贡献换来或者是从敌人身上缴获的丹药统统被炼化,化为了庞大的药力融入叶天的身体中。

    一般修士除非是完全不考虑前途,否则几乎不可能这些服用丹药。

    “是药三分毒”,如此大量丹毒的积累,就算是突破了境界,后边要化解起来也是个麻烦。

    一旦突破境界失败,那就是伤上加伤,就算是小境界突破失败,那也要元气大伤。

    因此但凡有点心气的修士,都不敢这样突破。

    叶天却是不在乎。

    丹毒?那是什么?

    有金身不朽功,甭管什么丹毒也得化为养料。

    神功在手,就是这么任性,就是这么强。

    大量药力不断的刺激下,叶天的身体重新有了变化。

    在他的毛孔之中,开始渗透出了淡淡的淤血,这是新的杂质被排出。

    这些杂质隐藏地很深很深,等闲修士是无法将身体挤压到这种程度。

    不说这需要多强的能量,就说这个过程所承受的痛苦,就能让人望而却步。

    只是度过了这个难关,修士得到的好处也会很大。

    就像现在的叶天,他的血肉变得更加凝实,其中的精华也是变得精纯统一。

    叶天忽然生出一种奇异感觉,感觉可以随意控制身体的任何细节,可以锁住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让精气神始终处在巅峰之境。

    即使不用测试,他也能知道身体在力量、爆发力、恢复力、体力方面再度有所增强。

    如果说以前的身体力量能够勉强威胁到道尊境修士,那么现在,只用肉身之力,叶天就有信心锤爆一些道尊境修士。

    当然,前提是这个修士没有一些过分厉害的仙法。

    一连十几天,他都沉浸在修行中。

    忍受了难言的枯燥、痛苦后,叶天也收获了常人不敢想象的回报。

    修行到了这种程度,叶天体内有九成的灵气化为仙元。

    他离道尊境只差临门一脚。

    不过,不管他如何使用灵物、吞吐灵力,仙元的质和量都不再有些微的增加。

    叶天明白这是到达极限了。

    果然,道尊境没有这么好突破。

    境界不够,战斗来补,只要有足够多的历练,就算是叶天的积累不够,也能弥补过来。

    这就是战斗变强的原理。

    想了想,叶天先是花了两天的时间调整了状态,熟悉了一下暴增的力量。

    接着,他按照以往的习惯开始在历练楼接取任务,然后就毫无防备地向着万神山走去。

    没有历练对手没有关系,实际上,叶天根本不需要特意寻找陪练对象。

    现在他的仇人可真不少。

    叶天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好的修行,从来没有主动惹事,怎么就会招惹到这么多死敌。

    不过,好处就是,叶天不缺可以拿来练手的对手,而且是那种可以全力一战、生死不论的对手。

    不得不说,有这样的敌人窥视,他是一刻也不敢大意,每天都是斗志满满。

    同时,和这些强者战斗,将这些强者一一超越,也是叶天最好最快的变强方式。

    当然就是要冒的风险大一点,不过他并不在乎就是了。

    荒野中,正在行走的叶天陡然停住身形。

    一道几乎无法察觉的寒气刺破了他的肌肤。

    要不是,叶天习惯一直保持警惕,再加上虚空造化图强化的感知异常强大。

    可能他真的会就此中招。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叶天身形一动,闪过了一道来自背后的袭击,接着反手一拳打了出去。

    只是一拳之后,他并没有感到接触到实体。

    他甚至没有弄清楚敌人是如何攻击自己,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一下子,叶天明白过来,来人不是普通的敌人。

    “叶天你真以为得罪了飞羽军还能一直逍遥下去吧。”阴影中,一个不起眼的看不出年纪的白衣修士走了出来。

    这个气势不显的修士看也不看叶天一眼,只是淡然道:“洪敬天懒得和你玩躲猫猫,不过我可不一样。在我白巫面前,你如何逃避都免不了一死。”

    “你们这是飞羽军的人都只会偷袭吗?”叶天皱着眉头后退了几步,这个修士从头到尾正眼都没朝他看一眼,一副十分轻视的自己。

    叶天心里并没有感到十分气愤。

    这样的敌人,他会用自己的拳头让对方的轻视付出代价。

    倒不如说敌人轻视也是好事,最起码叶天取胜的机会会大一点。

    再说,那么多的战斗不是白白经历,叶天在心境上非常稳定。

    白巫的身高和气势看起来不怎么样,乍一看甚至像是不同仙道的普通人,对方的身体甚至看起来都没有几两肉,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可是叶天不会因此小瞧了白巫。

    回想起刚刚白巫那诡异的移动方式和凌厉攻击,他反而更加小心。

    这也是为什么叶天没有第一时间发起攻击。

    比起之前,他成长了两点,第一不是谁冲的快谁冲的猛,谁就能赢;

    第二点就是会的越多不一定越厉害。

    叶天很清楚白巫这种修士一般有一手拿手绝技。

    更何况对方还是飞羽卫,一手仙法一定极为厉害,对自己的莲花步也肯定十分了解。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个时候,就是一动不如一静。

    不把对方的绝技给了解清楚,叶天的胜算会小很多。

    越是强者对决,冲得越快越不一定是好事,有时候甚至是占据主动都不一定是好事。

    “那我就从正面解决你好了。”说话间,白巫依然发动攻击,他的速度极快,就连叶天都有点跟不上对方的动作。

    要知道,叶天可是掌握了莲影步,一般的高速移动是难不倒他。

    这是身法仙法的一个隐藏好处,可以增强修士的反应力和眼力。

    要是反应不过来,速度越快越难受,都不用敌人攻击,自己就会傻乎乎地撞在人家的招式上。

    因为采取了以静制动的策略,即使叶天跟不上对方的动作,不过终究不是完全没有抵挡能力。

    在模糊地感知到对方靠近后,叶天立即打出一击劫雷拳。

    如果是一般的修士,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想要施展仙法也会犹豫一下,然后就会来不及。

    比起灵气和普通招式,仙法的施展要更缓慢,需要的准备也更多。

    不过叶天不是一般修士。

    只是瞬息间,他就施展出了自己的得意仙法,而且威力发挥地十分完全。

    下一刻,两人的招式撞击在一起。

    一时间狂风大作,只是一接触,叶天就知道眼前这人绝对是道尊境的修士。

    其实在战斗之前,他就预料到了这一点。

    就凭叶天的战绩和修为,飞羽军的人也不会派普通的天尊后期大圆满境界修士来送死。

    所以这次叶天也是用上了仙元。

    现在他的仙元已经初步具有威能,再加上仙法的威力,这一下竟然和敌人拼了个旗鼓相当。

    对此白巫似乎没有任何震惊,一击之后,他马上转换攻势,脚下发力腿部灌注强大仙元,一记凌厉的腿部劈砍就像是黑色闪电般地向着叶天凌空抽去。

    这一下如果劈实了,就算是叶天体格健壮外加仙元护体也受不过。

    关键就是白巫的动作来快,根本来不及有效防御。

    叶天却是不慌不忙。

    这个白巫一直不用仙法,那么一定是酝酿杀招,对此他早有准备。

    因此,那边白巫肩膀一沉的同时,叶天便迅速向后撤去。

    同时,他的头颅微微向后一偏。

    就是这样,叶天还是堪堪躲过了白巫的攻击,一股劲风更是擦着他的脸颊吹过。

    如果刚刚他稍微慢一点,现在可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高手相争,就是这么危险,丝毫也大意不得。

    一击不中,白巫竟然没有紧追不放、趁势攻击,而是身形一转陡然消失在原地。

    这并不是白巫胆怯或者心软了,而是他的战斗风格就是这样。

    如果他刚刚继续攻击反而不是最强手段,那样是在给叶天机会,像这样躲起来伺机而动才是白巫的拿手绝活。

    刚才的一脚如果全力爆发,白巫其实有机会直接拿下叶天。

    只是他本性如此,才没有上来就用全力,当然其中也有轻视叶天的意思。

    阴影中,白巫如果盯上猎物的毒蛇一样眯起眼睛。

    虽然他仍旧是面无表情,心底却是有点震惊。

    这个叶天的实力有出乎他的预料,让白巫根本无法想象这会是一个天尊后期大圆满境界的修士该有的实力。

    刚刚,他清楚地感受到了仙元的力量,这小子到底得了什么机遇能有这样的本事?

    说实话,白巫的本领以奇诡为主,并不擅长正面突破。

    这个时候,他准备用最得意的仙法来炮制这个有些不正常的小子了。

    另一边,叶天则是非常少见地从眼中流露出一个得意的神色:“我又变强了。”

    叶天能够感受自己的进步,特别是躲避道尊修士攻击的时候,比之前和张烈风战斗时从容了很多。

    那时候,他真的是被逼迫到了极限。

    如今在面对白巫时,叶天甚至有点未尽全力的感觉。

    果然,就算是没有突破到道尊境,不过有了仙元加持,有了虚空造化图和金身不朽功的强化身体和仙法,他的实力陡然翻了四五倍。

    只是这个白巫的战斗风格有点奇怪,不像是那种正面冲杀的,宛如是一条阴影中的毒蛇,阴毒到了极点。

    出招时更是无声无息,稍微不注意就可能中招。

    要不是叶天这次就是冲着被敌人攻击来的,可能还真躲不过对方的暗杀。

    这种杀手型的修士比较棘手。

    如果有可能,叶天更想正面解决敌人。

    毕竟,他的战斗方式比较简单粗暴。

    不过这并不等于说,叶天拿这样的修士没有一点办法。

    虽然,他不想急着冲过去和敌人诀一生死,不过他也有办法反制敌人的手段。

    叶天心念一动,一股强大的感知力已经笼罩了自己身周。

    这可是他耗费心力施展的感知,不管敌人有任何手段都别想轻易突破。

    不过,这个状态特别耗费体力和精力,要不是之前叶天坚持苦修了一段时间。

    这样的消耗,他还真是承受不住。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感知力,叶天还是无法察觉到白巫的动静。

    这个人就像是完全消失在阴影中,压根没有任何气息、气味的东西传出来。

    这隐藏本领堪比他的莲影步,叶天也不得不写一个服字。

    叶天笃定白巫的那种隐藏仙法,不可能全无代价。

    既然对方想和自己对耗,那就耗下去。实在不行,他可以展开莲影步逃跑,白巫完不成任务可不行。

    因此,叶天稳坐钓鱼台,根本不急。

    就算这家伙是暗影中的杀手,也得动手才能威胁到自己。

    叶天对暗影步这类的仙法十分熟悉。

    面对这种仙法,什么都不做也比乱冲乱撞强。

    此时此刻,叶天看似全无防备,其实是外松内紧。

    果然,如同叶天预料的,阴影中的白巫最先按耐不住开始行动。

    这场比拼耐心的无声对决是叶天赢了。

    白巫开始不间断地从阴影中冲出袭杀叶天。

    一击不中,这个狡猾的道尊就马上遁入阴影中。

    对方每一次冲出和遁入

    实际上,叶天战斗到现在,已经慢慢适应了白巫的速度。

    他发现白巫只是冲出阴影的那一瞬间特别迅捷。

    平常的时候,对方的速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灵动迅捷,最起码快不过叶天的莲影步。

    而自己有仙元可以提升感知和视力,因此叶天应付起白巫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

    即使他的眼睛没能完全跟上对手的速度,锁的对方身形时仍旧会有残影留下。

    不过,叶天的反应和感知弥补了这一缺陷。

    再一次,白巫无功而返,消失在阴影中。

    “还是要小心,这个白巫绝对不止这点本事,一定还有后手。”

    叶天观察着远处的阴影,一脸平静。

    不光是敌人有后手,他也有后手。

    所以,叶天没有着急。

    他已经看出白巫的仙法应该和是阴影有关。

    阴影中,白巫可能不但会获得速度加成,甚至还能快速恢复仙元。

    所以,这个家伙才会采取这样的战术,才会避免正面作战,不是和敌人决一死战,而是不断侵扰,一点点蚕食掉敌人的性命。

    阴影中,白巫阴着脸思考着。

    这个叶天的实力比他想得要强的多。

    他实在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能够在天尊后期巅峰的修士就能拥有仙元,还是这么强的仙元。

    不过,白巫知道其实仙元不是最难缠的地方。

    叶天的仙元只是拥有了和道尊修士平等作战的资格。

    这个小子还有其他的强力手段,要不然他不可能会一直无功而返。

    白巫一针见血非常敏锐地发现了叶天最令他忌惮的地方,一个是那敏锐的感知,另一个是就是比常人快出许多的反应能力。

    这让他的速度优势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这样下去,他不可能压制叶天,反而会被小子打得只能防守。

    既然这样,那去放手进攻吧,白巫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提升起来。

    之前的进攻只是半试探性质的,他的仙法决定了他可以几乎不费代价地去试探敌人。

    由此,白巫能够一直把握战局,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甚至一些意志薄弱的修士,光是想到有一个可怕的敌人藏在阴影中,就会承受巨大压力,最后都有可能意志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