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 第799章 打破【囚笼】的决意

第799章 打破【囚笼】的决意

    皇太一的意识不停的下沉。

    继续下沉。

    【我无所谓】

    反正……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改变。

    那种事情会习惯的对吧?

    就像过去所经历过的一样。

    无论得到了什么,还不是同样会有失去的一天。

    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本来就不能抵达永恒。

    可以说破灭的结局才是最真实的。

    哪怕是超越了一切,最终也无法超越生死之间的永恒之壁。

    无论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催人泪下,光明背后的黑暗,才是唯一能够抵达到的结局。

    已经不想努力了。

    一切都不会变得好起来。

    全都是浪费精力。

    在黑暗中,皇太一也不会感到困倦和疲累。

    脑子还能够进行思考,这是清醒的证明。

    清醒又如何?

    一无所知又不会思考的人,恐怕才是最幸福的。

    渐渐地觉得思考也是很累很麻烦的事情。

    如果能停止思考就好了。

    不过那种事情大概……

    也不是做不到?

    皇太一的大脑活动逐渐变得迟缓。

    “嗯……几天了……”

    迷迷糊糊张开眼睛,还很模糊,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

    是睡着了?不,似乎也不是,为什么这么黑?就算是深夜也不可能黑到这么纯粹的程度。

    是……光?

    仿佛触手可及,稍稍定睛一看却又好像并不是如此,也很难说遥远。

    就像……看到了电视里的景象?

    电视就在那里,电视里的内容也无比真实,甚至就是发生在现在。

    但是,无法触碰到。

    尽管有光明存在,却无法触碰到。

    为何会有这样的光?

    而且十分奇怪,并不是光球,或者其他的形状。

    那是从上方投射下来的,像是舞台上投射在演员身上的追光。

    渐渐的,看得见了。

    是个人影,很淡,但是又能轻易的分辨出来。

    “什么嘛,原来是司命,你回来了?吃饭没?呃……谁?”

    皇太一心中又涌上一阵疲倦,眼皮都不想抬起来,司命而已,又不是没见过,虽然最近确实好像不大容易见到了,但这就和猫一样,肚子饿了应该就能回家了吧。

    不,好像不是。

    虽然是司命,但是却非常的……陌生?

    岂有此理,怎么可能连司命都感觉陌生了?怕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你是……司……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好疼……呜……”

    皇太一突然死死捂住了头,蜷缩着在地上乱滚了几下都止不住突如其来的头疼,干脆咚咚的撞起了地面,也不管楼下不楼下的了。

    不知道被什么封锁住的记忆撕开了封印,强行扯断锁链,咆哮着爬出深渊。

    那是……如今难以想象的温暖时光,但为什么之前完全想不起来?

    另一个不同的司命。

    简直如同理想中的恋人,并不存在与世间。

    甚至,确实成为了彼此相爱的人。

    就像是一个荒诞的梦境。

    可是,如此真实的梦境,难道真的只是记忆么?

    不对……

    确实是真实经历过的东西。

    但是最后……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来着?

    “你是……你应该是……是我记忆中的……咦?我好了?”

    皇太一的头疼神秘的停止了。

    也许就是记忆重新恢复的时候停止的。

    “快醒过来……从……囚笼里……”

    好像是司命,又好像只是一道光的迷之物体当中响起了女孩子的声音,这个声音无疑也是司命的。

    “我很清醒啊,这不正和你说呢?”

    从头痛中解放了出来,皇太一觉得自己的精神不错,试着向那边走了两步,马上发现距离没有改变。

    或许这里不是现实世界?但即便不是,这个结论是由自己思考之后而得出来的,这就证明意识应该是清醒的才对。

    “并不是……快醒过来……”

    司命的声音像是远山峻岭当中来回游荡的回音,忽远忽近。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皇太一只是隐约察觉到了一丝近似于警告的意味。

    自己的现状说不定有些不妙,可是对方又不肯说……

    难道不是不肯,而是不能说出来?

    不对劲。

    大脑中的记忆,已经很顺畅了。

    自从回来之后,任何事情好像都很自然,同时又掺杂着各种貌似是有意修饰过的细节,让诸多事情都变得顺理成章。

    可是,事情反而不该是这样。

    自己所经历过的生活,所经历的每一日,根本就不会这么顺利好吗!

    每一次都会向奇怪的方向发展,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合理,逻辑。

    一句话就是瞎丁日乱搞。

    与之相比,“正常”反而就显得不大正常,这也是挺绕口的说法,总之自己能理解就够了。

    “你……还能回来么?“

    话一出口,皇太一的脸就忽然涌上一阵热流,赶紧低下了头。

    到底是在想什么啊!确实,心中的记忆忽然就回来了,但是更清楚这一段感情只是发生在和司命的一个思念体之间,用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就相当于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同时喜欢上了她的手。

    而思念体的记忆,似乎也回归到了司命的记忆之海当中,也就是说所经历的一切,司命的本体也是经历过的。

    皇太一自己并不能够体会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们……始终都……存在着……”

    “你说的‘我们’指的是?”

    虽然这很可能是错觉,皇太一从中再一次察觉到了某种警告。

    就是“我们”这两个字。

    不对啊。

    这是值得发出警告的么?

    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

    恐怕背后还有潜台词存在。

    “我们……就是我们……各自不同却又相同的……存……”

    司命的声音遭受到了一种电波的干扰,前半段还勉强能够辨认出来,到了后半段就完全无法听懂。

    “等等!不要消失啊!你到到底指的是……“

    皇太一的嘴还在不停的一张一合,却没有办法传递出任何声音。

    当他意识到发生了这种事情的时候,有些晚了。

    不知是被隔绝了声音,还是就此消失,耳朵里已经听不到司命的声音,也看不到一丝光明。

    残余下来的,只有黑暗。

    连一丁点的余烬都无处寻觅。

    “我已经完全理解了。”

    皇太一抬起头,望了一眼无垠的黑暗,长长舒了口气。

    其实并没有理解。

    只是在考虑有没有出去的办法。

    基本上可以确定之前所经历过的一些事情是虚假的东西。

    自己应该并没有回家,之后的事,当然也没有真实发生过。

    也就是幻觉了。

    还好,精神没有被击垮。

    一切都是司命当年留了一条后路的功劳,如果没有这一手,说不定就会在孤独的世界中永远沉沦下去,当然这也不好说。

    手脚,都可以自由行动,只是这个黑暗的世界分辨不出上下左右,当然也不可能有路。

    某种情况下算是可以自由的活动,看来对方的信心着实是不小,对,这个世界应该是闭锁着的,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止思考。

    皇太一知道要如何破解。

    也不能说破解,只能说在黑暗中寻得一个未知的可能性。

    “听得见吗……”

    闭上双眼,试图让意识集中在浮现在腰间的变身腰带上,当然那个不是变身腰带,应该说是一种信物。

    他执着的认为能够借此与司命心意相通——就是如此的执着,坚信不疑,可能也是司命留下的某种保险。

    精神被无缘无故的影响和修改,这是十分可怕的事情,但皇太一反而因此而松了口气,至于生气那是万万不敢有。

    没有反应。

    不过,依然如此深信着。

    “大家……都在……自己的阴影当中……被囚禁着……”

    听到了!

    尽管十分的细微,却听得非常清楚,但,这不是司命本体的声音。

    很奇怪,声音明明一模一样却能够区分开来,刚才的也是一样,都是分离出去的思念体的意识。

    明明是一样的,却又是不一样的,很奇妙。

    “就是说……我已经解脱了么?“

    “是的,她们的情况……或许更糟……心中的阴影会……吞噬本体……取代……”

    还有这种展开?

    “这不是打一场就能解决的事儿吧?”

    皇太一这么问,就是很想听到一个“就该这样做”的回答。

    “不可以……即使是阴影……也是心中存在着的……自我……需要……回归……”

    “我试试吧,这可不是我擅长的啊。”

    只要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皇太一都会觉得有点难。

    “因为是……存在着关联……才……”

    司命思念体的力量似乎有些不足,所说的话变得难以理解。

    “等一下,什么关联?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啊?”

    皇太一正要抓紧时间仔细问,忽然间就看到黑夜中出现了一扇“门”。

    其实只是个略微散发出一点白色光芒的门形状物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个出口。

    “没有……力量了……需要睡眠……阴影的出现……与阿太……有关……”

    至此,声音断绝。

    “明明以前不是这么叫我的啊。”

    皇太一吸了下鼻子,毅然踏进前方的传送门。

    好像是自己惹出的事情,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

    当然是自己解决啊。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居然是……这样的世界。